齋啡——沒有大媽的屯門公園

  屯門公園回復昔日清靜,一班阿伯會不會相繼入住屯門醫院?需要時間作證。記者訪問「大媽歌舞團」觀眾,其中一個阿伯語出驚人:「唔來屯門公園,就要去屯門醫院啦!」令人印象極深刻,也多少道出了退休老人的寂寥。

  現代人壽命愈來愈長,香港男人平均壽命八十點七九歲,若六十歲退休,生命最後三年纏綿病榻,那麼大約有十七年時間賦閒家中。如果沒有設立新的人生目標,餘生便得為打發時間絞盡腦汁。工薪階層的老人,退休後阿婆若忙於湊孫,阿伯更加無所事事。對着家中的老伴,相看兩生厭,屯門公園的妖冶大媽,確實吸引得多。

  屯門「歌舞團」的大媽,讓望着前路、一片迷茫,等着進醫院的阿伯看到人生最後一抹亮色,一具具在他們看來「活色生香」的胴體離他們這麼近,打賞一點點小錢,隨時可以觸摸,而不承擔任何風險,貢獻全部生果金毫不手軟,反正豆腐比生果好吃。

  當然,即使吃豆腐,也有機會梗喉,也有一定風險。還記得那個「未曾真箇已銷魂」的阿伯嗎?看大媽跳舞太興奮,竟倒地不起,一命嗚呼。連屯門醫院都不必去了。

  人均壽命跟香港人叮噹馬頭的日本人,也面對高齡老人寂寞度餘生的問題。一些失去伴侶後獨自生活的老人,怕給別人添麻煩,變成「隱閉老人」,很多時候死在家中無人知悉。

  長壽,而活得身心健康,又有清晰的人生方向,不容易啊。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