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丈夫的尊嚴(上)

  最近正上映的日本電影《漫長的告別》講述一個家庭中母親與兩個女兒跟患上認知障礙症的丈夫告別的過程。這個過程長達七年。

  七年的時間裏,病人昇平的病情慢慢加深,脾氣變得暴躁,不再記得任何人,失去理解能力,最後失去自理能力。可是,無論他變成怎樣,他的妻子永遠耐心地陪伴在他身邊,永遠溫柔相待,從不當他是個病人。只有一次,妻子生氣了,那是因為丈夫一直嚷着要「回家」,妻子和兩個女兒帶着他回了童年時代的家,可是,他仍然吵着要「回家」。妻子生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喝止丈夫及外孫不要再吵。

  回去途中,坐在火車上,妻子的記憶回到了第一次跟當年還是男友的他一起回老家見父母的情形,沒想到已經不記得任何人的丈夫的記憶也回到了同一時空,他突然說,「拍拖一年,也該帶你回去見老家的父母了,你願意嗎?」記憶消失了,曾經那麼深刻地愛過,愛的感覺不會消失。妻子握起失智丈夫的手,溫柔而堅定地說,「願意!」

  連女兒們也不明白,粗枝大葉、永遠只顧工作不顧家的父親,是如何征服感情細膩的母親的心,一個細節就給出了解答。而極度大男人、自視極高的父親,又是如何愛上母親的呢?難道僅僅是因為她無微不至的照顧?難道僅僅是她的溫柔?其實,還有更重要的內容。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