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冰天雪地中的貓

  很久沒回加拿大,非常牽掛當地的老友,其中包括一隻貓。那是一隻啡色長毛貓,不知是哪一家鄰居養的,脖頸上繫了個啷啷,上面有牠的名字︰Lucky。

  加拿大人養貓,跟香港人完全不同,他們任由貓貓從自家花園走出走入。貓貓閒時在戶外閒逛,結識朋友,甚至到處留情,搞大異性的肚子或被搞大肚子。像天涯浪子一樣,主人不能干涉牠們的自由,只能像怨婦似的,在家中苦候。某一天,浪子玩膩了外面的花花世界,突然懷念室內的溫暖,就會自行回家,甚至帶一群孩子回家。也有的貓,把家視作旅館,肚餓了回家吃飯,累了回家睡覺,其他時間,牠愛去哪兒就去哪兒,主人不要過問。問多了,牠可能不再回家。

  我們這條街上,我經常見到的貓就有三隻,除了Lucky,還有一隻全身黑亮、光澤耀眼的雄貓,以及一隻啡白相間的短毛貓。我特別留意Lucky,因為牠出現在我家車道及花園的時候特別多,而且全身披掛長長茸毛,看起來像一隻迷你獅子王,特別威武。

  有時候我想,如果我是Lucky的主人,常常見不到牠,不知道牠甚麼時候回家,會不會患上相思病?被一隻貓搞得患得患失,茶飯不思?可是,如果讓牠們在冰天雪地到處跑,便是加拿大家貓需要的「空間」,我忍心剝奪牠們的快樂嗎?

  這是我在加拿大從未養貓的其中一個原因。

  回到加拿大十天了,其他兩隻貓都見過了,Lucky尚未出現,我在期待着牠。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