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加州還適合移民嗎?

  美國加州政府最近立法保護非法移民,成為第一個庇護州(sanctuary state),跟總統特朗普打擊非法移民,加強邊境管制的政令唱對台。

  此一立法,將是美國左派包容大愛運動的歷史里程碑,對於外來移民本來是天大的好消息,有意思的是,不是所有外來移民都領情,至少華人的反應不那麼熱烈。

  加州是美國有錢人最多的州,流動資金過百萬美元的人數為美國之冠。但最新統計數字,加州的貧窮人口佔百分之二十點四,也是美國第一。加州有最先進的科技,最開放的文化,福利政策,再加上正式「庇護」,應該是其他州的人也蜂擁而至,事實卻是撤離加州的人愈來愈多,去年已經搬走了十二萬。

  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一向將移民和美國夢畫上等號,移民也被賦予追求自由和夢想,反抗暴政,個人奮鬥等價值色彩,與美國的立國精神相脗合。雖然許多移民嘴上叫嚷不公,要求美國政府為歷史上的過錯道歉賠償,譬如十九世紀末的排華法案,但是美國人或者美國政府的種種過錯,甚至罪惡,都不足以阻擋移民到美國的強烈願望。

  美國的移民故事,曾經有許多動人之處,譬如八十年代意大利導演李奧尼的名作《美國往事》,或者經典如《教父》,講的都是歐洲移民在美國奮鬥的血淚故事,這些移民都是窮苦出身,為了躲避戰亂和饑荒,繼承了最早的英格蘭移民勇闖新世界的壯烈風格;其中還有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猶太人的悲壯經歷,甚至九十年代,譬如導演姜文的《北京人在紐約》所描寫的中國知識份子,也在表達嚮往自由之心,和精神家園失落之悲。

  但是全球化已經將移民重新定義,財富和資源分配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的移民是在本國無法生存的人,不得不背井離鄉,到英美紐澳等西方國家當「二等公民」,只因為他們的本國或者家鄉,只有統治者和蟻民之分,其實沒有「公民」身份的選擇。但是今天很多移民,其本國沒有戰亂饑荒,甚至已經大國崛起,真正自由遷徙流動的,是高居頂層掌握資源,有權有勢的有錢人,而不是在底層掙扎求存的窮人。

  沿海的富加州是全球化最大的得益者:財富愈來愈集中於精英小圈子,矽谷吸引的移民以印度和中國的工程師高材生為主,高科技高創意產業在加州稱霸,但無法為普通人創造職位,從二○○八年金融海嘯以來,即使facebook也不過聘用了八千左右的人手。加州其實已經分裂成兩個加州:沿海的富加州,和內陸的窮加州。

  加州本來已經造就一個對外來移民絕佳的文化環境,但如今最吸引的不是那些有個人意志,想憑自己的努力改變原有生活,提升社會地位的移民,而是貧富兩極的人口。那些想要拼搏的移民,發現來了之後還是要領救濟,也沒有讓他們發揮技能的工作機會,依然要靠政府打救,移民夢碎,莫此為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