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有霸主才有和平

  歷史上的「和平協議」,往往不是甚麼君子協定,而是一種體面的交保護費制度:當所有人交保護費交慣了的時候,就會漸漸忘了流氓的本來面目,還自欺欺人說,流氓也是人,也要養家活口等等,如果突然跳出一個怒漢膽敢拍枱,說「我才不交,有種叫他來跟我開拖」,周圍的人就會為流氓說話,甚至喝斥這個膽敢反抗的人。

  中文的「城下之盟」,用來形容和平協議之不可靠,只可視作一種Buy time的手段而已。問題是,Buy time的同時,不可以高枕無憂,必須利用時間差重振旗鼓,養兵千日,練好拳腳,打磨刀劍,築起更堅固的堡壘,或者已經挖了地道,鋪好後路,永世也不再跟流氓打交道。

  中國歷史上最有效的和平協議首推「澶淵之盟」。澶淵之盟的歷史評價兩極化:有的認為是北宋軟弱無能,有的認為利大於弊,花小錢佔大便宜,買下了宋遼之間百多年的和平。真正的問題是,北宋買了太平之後並沒有改變國策,照舊文恬武嬉,即使北宋是全世界最有錢的國家,但依然會坐吃山空,收買遼國可以,金國怎麼辦?蒙古怎麼辦?何況還有自己養官養兵的一個無底洞。

  但是因為簽了這條「和平協議」,真宗、仁宗、英宗三朝都以為從此高枕無憂,不如裁減兵力,到王安石主政的時候,河北和京師的禁軍武力都已經荒廢。然後遼國也忍不住,想趁宋朝武力空虛撈多一點油水。其中有一個副作用還有點諷刺,即遼國漸漸被北宋同化,也變得文弱起來,到金國冒起的時候一點還手能力也沒有。

  死於安樂的例子屢見不鮮,今天的英國淪落為「西歐病夫」,多年不斷裁減警力,司法也變得愈來愈婦人之仁,稱為Soft justice。正義一旦變得柔軟,就不再是正義,因為孔子說「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正義必須正直,不能打折扣,否則就是對正義的不公平。英國政府多年對恐怖份子和罪犯一再寬容讓步,結果有沒有換來更多太平呢?

  至於《慕尼黑協定》甚至《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後果更不必多說。前些年,西方大肆歌頌奧巴馬簽下的「綏靖政策」,諾貝爾委員會還無緣無故頒個和平獎給他,簡直是笑話。綏靖政策的另一面就是暴露「霸主地位」之真空。

  真正的和平從來不是協議簽出來的,而是必須由當仁不讓的霸主主持大局,震懾宵小,維持秩序,譬如曾經的羅馬帝國和大英帝國。霸主當然不是隨便的三流貨色,否則每一個流氓都將不知天高地厚,也心生覬覦以為自己能當上霸主,不幸遇上那樣的「霸主」——譬如蒙古帝國,所到之處風捲殘雲寸草不生,只會製造災難,而不會有和平。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