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光環不再

  加拿大政府預計在五年內撥款約三十五億港元給新聞業,包括為符合資格的傳媒減稅或者免稅,由政府分擔成本,甚至連訂閱網絡媒體的讀者也有資格申請稅務減免。

  消息傳出,即引起保守派議員批評,認為補貼傳媒是變相收買,目標是為杜魯多政府明年大選保駕護航。

  傳統新聞業日漸蕭條,幾乎喪失自立能力,終於走到政府補貼這一步,象徵意義重大:從此依靠政府,則傳媒的「獨立」地位如何維持?如果新聞業視之為當頭棒喝,從此改邪歸正,回歸專業,則善莫大焉。

  因為在西方左派的意識形態主導下,新聞傳媒的公正客觀早已淪陷,主流傳媒自甘充當意識形態的宣傳工具,雙重標準,不求真相,甚至不惜顛倒黑白:譬如為敍利亞小童慘死海邊而痛哭流涕,對於間接導致歐洲社會的動盪,歐洲公民尤其是婦女的傷亡,則選擇性失明,更將歐洲本土派的反抗,俱標籤為仇外法西斯;非法移民大舉向美國邊境進攻,來勢洶洶,完全無視合法移民的制度,卻被譽為追求自由的逐夢者;西方女權運動抗爭「父權」霸凌,不惜歸罪於西方文明和耶教傳統,對於其他宗教文化對女性的殘酷壓逼,同樣閉口不談,種種劣跡,明眼人都看在眼裏。

  新聞業「第四權」的地位日漸崩壞,因為許多記者主播,迷信「無冕之王」的光環,自我膨脹,夾帶私貨,譬如美國有線新聞主播艾哥斯塔,將白宮新聞發佈會當成自己的表演專場,無視記者自身的職業道德,還以為民請命的英雄自居——好笑的是,美國白宮是民選的結果,美國人或者加拿大人並不需要記者為民請命,因為在民主社會,三權分立,國會、法庭,包括總統都是民意代表。

  西方文明的核心「言論自由」,是由以美國憲法為首的精神所賦予,保障每個人的言論,如果主流媒體呈現一面倒的傾向,則其他意見和政治立場必然會尋機爆發,此所以網絡個人媒體遍地開花,而主流媒體漸漸失勢。這些傳媒精英站着道德高地,卻想釜底抽薪,破壞言論自由的根基,自然失去讀者和市場,淪落到要政府補貼的地步,屬於自作自受。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