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又到了講原則的時候

  十九世紀英國和清廷爆發鴉片戰爭,開戰前夕,英國國會爆發激烈辯論,反對開戰的議員,意見和今天中國歷史教科書所論相仿,都譴責鴉片本身的不道德,雙方僵持不下,最後由維多利亞女皇出面,發揮影響力,提出要捍衛自由貿易的原則,決定開戰。

  英國這場仗,雖然在中國教科書裏被定性為不義之戰,但是根據十九世紀經濟學的薩伊定律,則是師出有名,因為自由市場和文明社會是孿生關係。

  中國傳統重農輕商,先天戴著有色眼鏡,將商業定性為投機,對於自由市場缺乏想像力。最關鍵的原因,自由市場是自發有機形成的存在,天生就和權力相排斥。

  中國人只看到「為商必奸」,但是在西方,市場是為滿足個人需要而存在,每一個商家,都按別人所需來生產創造,間接換取自己所需。因為滿足他人所需才能賺錢,交流和理解變得非常重要,因此才能互相妥協,願意妥協,又成了民主議會的前提。一個不了解人性需要的商家,當然會失去市場,慢慢被淘汰。

  簡單而言,市場就是以人為本。絕大多數香港人都喜歡去日本旅行購物,包括勇於在靖國神社抗議的「愛國鬥士」,也對日本商家專利的智能廁板讚不絕口,日本之所以令全世界的遊客讚不絕口,主要在於日本的產品、服務,整個市場,處處體現以人為本的精神。

  自由市場以人為本,於文明社會而言,當然至關重要。但是今天,即使在西方,因為福利主義的興起,政府的大力干預,破壞了基於個人需要而建立的自由市場,終於鬧出英國和歐盟破裂的局面。當今英國脫歐,和一百多年前一樣,也是原則問題,雖然「殺敵一千,自傷八百」,但是關係到文明根本,只能一拼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