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修牆的問題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修牆大計,遭到反對黨頑抗,看來通過兩黨協商來解決建牆的機會不大。

  牆的概念雖然古老,但自從這個概念誕生之後,一直沿用至今,證明牆是非常有效的防禦。

  因為修牆的概念,古往今來首要都是為了自保。舉世聞名的中國長城,如今被美國人引為典範,也曾遭到中國人自己的批判:因為修牆,正好顯示出漢民族不及北方遊牧民族之驍勇善戰,不得不行此勞民傷財之計,聊以自保。否則的話,漢帝國應該像蒙古成吉思汗,一馬平川,掃蕩天下,根本不需要長城。

  古代歐洲的君主,也都建有城堡。城堡是何模樣,顧名思義,世上重要的地方,沒有一個不修圍牆,白金漢宮、梵蒂岡、紫禁城,因為劃分領域,是人性所需。

  西方社會注重私人空間,即個人周遭如有一道隱形的牆,不許他人肆意接近,否則即引發不安。正常社交禮儀,陌生人彼此要保持至少一呎的距離;北歐人排隊的習慣是前後至少超過一個人的距離;香港人排隊取款,也都識趣,盡量和前者保持距離,被默許為文明表現;如隊伍中有中國大媽式的貼身挨靠者,將無一例外遭到白眼,被視作沒有教養,不懂規矩。

  全世界富豪的住宅,無不保安嚴密;前總統奧巴馬的豪宅,也設有圍牆鐵欄,繼續配備總統級保安,到目前為止,每一個主張接收難民的荷里活明星,沒有一個打開自己家門,把自己的花房或者馬廄,分給難民居住;狗仔隊如果入侵明星的私人空間,會吃官司,或遭暴打,被法庭頒佈人身禁令。如今這些人反倒主張大開國門,令人覺得有點好笑。

  牆當然也可以拆,前提是彼此不再有政治文化的分別,像東西柏林統一,都認同自由、民主、法治,都努力工作,尊重私有財產,德國人不打德國人,敵意消彌,威脅解除,東德人自然不再往西德跑。美國和拉丁美洲之間,只要做得到同化,也沒有必要修牆。問題是,拉美變成美國,恐耗時耗力,非幾代人不能完成,不妨反過來促進美國「拉美化」,互相融合。既然如此,則反對修牆的人,一概向南移民,不就完事?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