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酷吏的基因

  特區政府推行關愛共享計劃,據說虔心籌備一年,但錢還沒有開始派,已經怨聲載道。

  關愛二字,字面高尚,其實究其根本,無非是以人為本。甚麼叫以人為本?怕麻煩、貪方便、不患寡患不均,這就是人性。既然決定派錢「關愛」,理應出手大方,以方便市民,減少滋擾為最優先考慮,如前任財政司司長派錢,只規定凡十八歲及以上持香港身份證居民,務使人人有份,與民同享,這叫有氣度,而不是查家宅審八代祖宗,將香港市民當滑頭,唯恐有人鑽空子。

  並非鼓吹「誅心之論」,而是觀察派錢的執行細節,令人難免產生特府有意「刁難市民」的疑慮,絲毫體會不到「關愛」,令人遺憾。

  譬如,申請表格印製不足,合資格申請人預算二百八十萬名額,一年來據稱只印了一百萬份,根據中國傳統的禮數標準,這叫怠慢。再者,郵寄表格要貼足三元郵資,否則因郵資不足引致遺失,後果要市民自負,這叫冷漠。

  表格不足,職員要求市民自備白紙影印,特府濫用公帑,上萬億都不在話下,卻不能免費遞給市民兩張白紙,難怪司長張建宗也稱「說不過去」,如此刻薄,有那麼一丁點中國文革時代槍斃反革命,反向死者家屬徵收彈藥費的影子。

  中國古代王朝政治有「酷吏」的傳統,酷吏也可以引申為執着於「照本子辦事」的思維,死板冷酷,不通人情,卻還心安理得,致使民間有「閻王好見,小鬼難纏」之說。

  因為「酷吏」是促成惡法橫行的主要因素。中國古代王朝政治的本質,並無「民本民享」的概念,制度法令之所以嚴苛,是為了防民如防賊。

  其實,一切惡法,只要執行的人不那麼嚴苛,得饒人處且饒人,造成的傷害即有限。但很不幸,中國社會的傳統裏,手握權力的一方,往往遏止不住內心「施虐狂」的癮念,見無權無勢的一方無力反抗,常產生快感,這只能說是基因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