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夢醒時份

  丹麥政府去年年底通過法案,斥資一點一五億美元,改造一座約三公頃的小島,將一百多「不受歡迎」的犯罪移民,遣送到島上。所謂不受歡迎者,即犯有謀殺、強姦、搶劫等罪行的移民,或庇護申請遭到駁回但無法遣返原居地的移民。

  丹麥移民部長甚至公開對這些人表示:「你們不受歡迎」,公然和歐盟大佬德國唱對台戲,頗有膽識。

  據說提出此議的是一個民粹派政黨,但丹麥政府是民選結果,予以採納並立法通過,證明此議符合大多數丹麥選民的意向,有民意撐腰,丹麥部長才有氣魄,敢向這批外來人Say No。

  隔離罪犯和不想要的移民,究竟是不是歧視?如果是,則為何全世界移民都需要審查資格,又有所謂的「技術移民」之優先考慮?反而,不經甄別收納移民,最為老一輩的移民所反對,譬如美國,反對大赦非法移民的人群,主要是原本的合法移民。

  移民的變質,乃是全世界的現象,不可同日而語。因為在移民潮的早期,譬如十九世紀末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福利主義尚未成氣候,移民必須靠自己胼手胝足,奮力工作,移民之後,生活水準要比留在本國大為改善,由初來乍到語言不通的外來客的身份,逐漸「本土化」,成為完全意義上的公民,並以獲得主流社會的認同為目標,這叫移民夢,否則移民沒有意義。

  但今天的移民,逐漸淪為人口數字,喪失了內涵,無所謂追求公民的尊嚴,許多移民不是為了改變自己,而是看中西方社會提供的優厚福利,這些人到了新的國家,根本沒有融入主流社會的意識,而是自成一國,抗拒「本土化」,甚至成為西方國家內部龐大的反對力量。這種移民對西方主流社會價值觀或文化傳統,不但不認同,而是千方百計要用自己原本的一套取而代之。

  如果繼續允許這樣的移民,鵲巢鳩佔,將他們爭相前往的目的地,即西方自由民主社會,演變為他們不惜離棄的所謂祖國,才是對過去和未來移民的不公平,對移民夢的最大打擊。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