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陰謀怪論

  本屆奧斯卡獎還有一齣獲提名的怪片《為副不仁》(Vice),講小布殊總統時代的副總統切尼。將民間流傳的陰謀論,當成真人真事來拍,像當年奧利華史東的《驚天大刺殺》(JFK)。

  美國當然有創作自由,但荷里活卻不免雙重標準,《為副不仁》滿足了喜歡這一派陰謀論和反共和黨政府的觀眾,獲奧斯卡提名,沒有遭到切尼或者小布殊的清算,但美國一位印度裔導演杜澤(D'Souza),也曾用自己的一套理論拍成電影《奧巴馬的美國》,卻遭羅織罪名下獄。

  《為副不仁》跡近戲噱,但是手法新穎,剪接出色,畫面豐富,尤其用一種類似偷窺華盛頓權力核心運作的角度拍攝,令人十分過癮,男主角的表演最具趣味,因為切尼是一個外界所知極少的政客,形象又十分低調,並非一個性格張揚的人物,如何表演而恰如其分,極考演員功力。

  有心理專家分析,大多數相信陰謀論的人,其實是需要自戀的滿足,為了表現與眾不同,以自己能夠接觸到罕見信息,對個別事件提出「獨家」解釋,來提升自己的社交地位。換言之,陰謀論在交流過程中,變成一種貨幣,凡是能提供獨家或神秘的說法,恍如搖身一變成為有關話題的專家。

  尤其是發生大規模的人為災難,譬如猶太人大屠殺或911恐怖襲擊,令所有人感到震驚、失控、無助,無法接受邏輯解釋,這種時候尤其需要陰謀論,如果相信大災難背後是「一小撮人」的主謀,其實心理上更容易令人接受。

  《為副不仁》將911歸罪於美國共和黨政客的貪婪和荒唐,恰好英國人也拍了一齣《脫歐》(Brexit),也把矛頭指向「一小撮」唯恐天下不亂的狂徒,諷刺「民粹主義」將整個國家引向危險的不歸路,果然證明了陰謀論的理論。這算不算歪門邪說?其實不要緊,因為編導不是邪教頭子,觀眾也有智商和判斷力。創作自由畢竟可貴,因為不用擔心被秋後算帳,便是免於恐懼的自由。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