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打官腔和大白話

  巴黎聖母院大火,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前總統奥巴馬分別在社交媒體推特發言,風格迥異,又成熱議。

  奧馬巴說:「巴黎聖母院是全人類共同的偉大遺產,此刻所有人都為法國人悲痛,痛惜歷史損失,人同此心,但共同努力重建未來,亦屬人性本能。」並發出一張自己曾經參觀巴黎聖母院的舊照,一家人圍着點蠟燭,用圖片烘托氣氛。

  特朗普的推特一如既往用最簡樸的語法,最平常的詞彙:開頭一句就用「Horrible」(可怕)來表達自己的震驚,然後建議法國人開直升機擲水彈滅火,最後用「Quickly」(快)結束,叫法國人動作快,不要耽誤時間。另外再補一句:「上帝保佑法國人!」

  純以字面而論,奧巴馬當然勝出一籌,奧巴馬代表的過去近二十年來西方「精英階層」,用詞冠冕堂皇,風格得體大方,可以選入英語寫作範文。特朗普代表挑戰這批傳統精英的普通大眾,他使用的簡單詞彙,亦經常遭人譏笑小學生,用中國網絡語來形容,叫做「接地氣」,甚至間接令許多英文初學者受惠,令他們重拾學英文的信心。

  特朗普和奧巴馬的語言風格,對比鮮明,是美國當前兩派政治鬥爭白熱化的一個例子。

  使用典雅的語文,本身就含有一種政治立場:英國八十年代的政治諷刺劇「首相你想點」,已經專門諷刺英國的文官(即高級公務員)因循守舊,官僚刻板,專門用冗長累贅的修辭,使用自成一格的精英語言,有如中國明清兩朝的科舉發展出來的八股文,雲山霧罩,所謂「打官腔」,目的不是和普通大眾溝通,甚至是有意蒙混。

  雖然英國傳統的文官語言,為當時的娛樂媒體視為笑話,但今天的政治精英依然刻意在語言上自抬身份,和大眾保持距離,尤其是迎合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更加需要講究修辭,冠冕堂皇,才能將許多不合常識的歪理,包裝成真理傳播發揚。特朗普的語言,即中國人俗稱的「大白話」,幾乎不經任何修飾,我口說我心,正是對這種舊官僚文章的反抗。

  奧巴馬之言,雖然得體大方,但屬於標準的官腔,不帶任何個人感受,按理說,他已經不是美國總統,沒有必要端起一副全球領袖的姿態。特朗普大叫「Horrible」,還教法國人救火,情急躍然紙上,像一個老小孩,但法國人不領情,證明法國的民粹不成氣候,好得很嘛。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