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有包容無同化

  斯里蘭卡復活節連串恐怖襲擊,其中炸毀酒店的兇徒家境富庶,在英國大學讀工程,然後又到澳洲深造。他的親戚說,兇徒從澳洲回來之後,整個人變得極端,尤其仇恨美國出兵伊拉克。

  從犯罪學的角度來看,恐怖份子的Profiling大同小異,許多人從小於西方社會成長,卻不像他們的祖輩父輩,無法融入當地主流文化,有甚麼深層原因?終於有一部份人開始關注。

  有一派意見認為,兩三代之前的移民政策,「同化」(assimilation)是一個重點:移民要認同西方民主國家的立國根本和主流價值觀,盡快學好語言,有一技之長,找到工作,方能成功留下。

  英國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喜劇小品《Mind Your Language》,講各地移民學英文的故事,其中毫不避諱,對移民的口音、習俗,甚至外表打扮,極盡玩笑之事。但那時候沒有觀眾投訴(或者投訴聲音不足以造成電視台的驚恐),也沒有左翼學者搬弄「文化挪移」的所謂理論,加上許多演員本身就是移民,並沒有聲稱「受辱」,反而盡情發揮,觀眾也看得大樂。

  問題是,要求移民「同化」漸漸變成了「西方霸權文化的壓迫」,漸漸不許再提,外來移民不但不必同化,還受到政府政策鼓勵,盡量維持自身的文化傳統,風俗習慣,即所謂「文化多元」。

  但是有識之士發現,文化多元的結果並不是「拌沙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是「拼補丁」:這裏一塊,那裏一塊,彼此毫不相干。

  年輕的新一代移民,從小受「文化多元」政策保護,不必學好當地語言,甚至可獲優待升學入職,「正面歧視」 帶來逆反效果,反而令他們愈來愈小圈子化,其社區自成「國中國」,奉行的還是老家那一套,譬如繼續保存割禮風俗,甚至犯罪也有身份的「金鐘罩」,因為政府最怕干犯「不包容」和「種族歧視」的天條。

  這一批年輕人,從根本上沒有認同過西方文化;加上西方主流媒體的長年灌輸,視美國政治文化為邪惡代表,早就對西方社會深惡痛絕。但是,西方主流文化衰弱不自信,吸毒、濫交、濫用福利成潮流,確屬事實,又有甚麼資格要求移民「同化」?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