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不分公母,都值得同情

  荷里活金像獎女星妮坦莉寶雯為自己奉行素食主義找到更為崇高的道德理由:因為牛奶是母牛產的,雞蛋是母雞下的,人類飲食建基於對雌性軀體的剝削,所以她選擇吃素。

  素食的理由有千萬條,但是以反對雌性軀體為理由,還是頭一次聽聞。

  人類豢養動物殺生吃肉,有數萬年歷史,古人素食不是個人選擇,而是經濟地位的區別:上層貴族稱為「肉食者」 ,平民只能吃粗糧。

  從佛教傳播開始,不殺生、吃素的戒律,漸漸成為美德。關鍵是佛教徒並沒有用吃素去衡量別人,吃素是個人修行,個人選擇,不必強求其他人。

  出於人道立場,宣揚素食或者少吃肉,尤其是監督人道養殖和屠宰,當然比貪婪的暴飲暴食,甚至虐殺動物的飲食變態文化,值得推崇。

  但是地球有七十億人,還有許多人生活在貧困的第三世界,還有數以十億計的窮人吃不到肉,還沒有享受到工業城市文明帶來的一切便利和好處,他們吃肉的人權,依然沒有得到滿足,粗糙的工業養殖和殘酷屠宰,就是為了填補這個缺口。

  新鮮蔬果價格昂貴,只有類似荷里活的貴族階層,美國東岸和加州矽谷的城市精英,可以輕易負擔,輪不到窮人選擇,這是西方左翼不會考慮的現實問題。

  從人道主義的角度,控制自己的食慾,能夠少吃肉,不浪費,已經是積德了,獨是圈出雌性動物的權益,只為女權發聲,這個邏輯會不會構成所謂逆向的性別歧視?

  天地不仁,畢竟,為人類提供肉食的許多動物都經過閹割,閹割動物的軀體,難道受到剝削?許多雄性雛雞,一出生就被跳出來丟棄絞殺,全球每年屠殺達二十五億隻,這些雄性動物的軀體,誰來同情?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