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諷刺淪為欺凌

  美國的政治諷刺喜劇沒落,因為柿子撿軟的捏,從一針見血,變成隔靴搔癢。

  本來,政治諷刺對象一向是強權,因為地位和實力懸殊,平民對於權力的打壓,只能以言論還擊。古代有宮廷弄臣插科打諢,直到傳媒興起,政治諷刺漫畫流行,才漸有反抗之力。

  諷刺漫畫始於法國七月王朝,當時的統治者奧爾良公爵,遭漫畫家醜化為一隻梨,傳為歐洲笑柄。公爵不甘受辱,起訴出版社,還將漫畫家判監禁一年,最終不敵民意,言論自由獲勝。

  只不過,奧爾良公爵雖然動用權力報復出版社,但畢竟沒有將漫畫家處死,算不上暴君。

  十九世紀以降,貴族崩潰失勢,中產階級開始進入政治核心,到今天,民主選舉的政客已經徹底平民化。但是文化觀念根深蒂固,貴族和其他「建制」的保守勢力,先天和大眾平民相對,一直是政治諷刺的固定對象,問題是,西方保守派的權勢早已衰微,真正的權貴,轉由其他族群勢力取代。

  但美國的政治諷刺,仍然只一味瞄準保守派,譬如去年最高法院大法官卡凡諾的提名風波,熱門電視節目《周六夜現場》即「食住上」,由荷李活男星麥迪文扮演,對他極盡嘲弄和羞辱。

  今天美國的保守派不但不是強權,反而成了弱勢的一方,他們既沒有學術霸權,也不佔有言論主導,許多人是有虔誠信仰的鄉民,不懂和華爾街打交道。保守派的黑人被視為叛徒,他們的成就為媒體刻意忽視,譬如大法官托馬斯和前國務卿萊斯;保守派的學者師生,在校園裏都盡量保持低調,不敢聲張。

  卡凡諾大法官上任之後,沒有對任何人秋後算賬,尤其是對誣告他的福特教授,也不了了之。大法官本人的唯一反擊,是在庭上憤而落淚,並無後續的高壓手段。《周六夜現場》收視率暴升,電視台和麥迪文本人,都沒有後顧之憂,他們名義上依然佔據「不畏權貴」的高地,實際上卻無政治風險。

  這種諷刺,並無觸及真正的政治議題,和古代愚民專門拿殘疾人、異鄉人來取笑,其實沒有太大分別。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