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是政府的錯

  薩爾瓦多一對父女偷渡,不幸遇溺身亡,只有兩歲大的幼女淹死在父親懷裏,照片傳出,像幾年前死在沙灘上敍利亞難民兒童的幼小屍體,再度震撼西方左派媒體,許多人又將矛頭指向反非法移民的現任政府。

  特朗普政府因為反非法移民,加上邊境修牆工程,廣泛被西方媒體貼上「納粹」標籤,視為十惡不赦的暴君。但是想不到,薩爾瓦多總統聲稱,「移民」的不幸死亡,是薩爾瓦多政府的錯:「任何人離開自己的家園,不是因為他們想,而是因為他們不得已。」為自己國家面子,也為死者諱,他將經濟難民改稱移民,這句話總算公道,也道破難民悲劇的真相。

  當西方左派高喊大愛包容,歡迎難民包括非法移民的時候,卻一直刻意避開問題的根源,只一口咬定,第三世界國家的離亂是因為西方殖民歷史造成。

  但是殖民史早已伴隨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而畫上句號,今天的第三世界國家,絕大多數有超過半個世紀的自治歷史,為何仍在製造離亂,對外輸出難民或者大量非法移民,才是問題核心。

  薩爾瓦多總統的發言,是知恥近乎勇,國民逃離本國,證明管治無方,政客無能,才令本國國民無路可走,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家園,千方百計逃難。南美洲因為地理形勢,先天靠近美國,導致許多人不假思索,以非法移民的渠道,到美國求生,甚至尋夢。

  美國的自由土地,吸引南美洲的經濟包括政治難民,成為多年傳統,乃至冷戰期間,列根就講笑話:古巴人認為自己比美國人幸運,因為古巴如何衰敗,也不要緊,他們都有一張最後的逃生卡,就是偷渡美國。但是美國如果衰敗,全世界無運行,美國人無處可逃。

  南美洲難民的悲劇,錯的是製造難民的那些國家,而不是秉公執法的美國,幫助難民,西方大開國門永遠只能治標,唯有從源頭入手,如果南美各國也紛紛copycat,打造「小美國」,自由、廉潔、司法獨立,誰還偷渡美國,當二等公民呢?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