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倫敦行路難

  倫敦市區管理混亂,人盡皆知,尤以交通令人頭痛。

  倫敦城有兩千年歷史,市中心範圍最早可以追溯到羅馬人奠基,然後到盎格魯薩克遜人入主時代,又在羅馬人的聚居範圍的西邊另建城池,即今日尚存的街名奧德維治(Aldwych)。再後來是北歐的維京人入侵,維京人又重新復興羅馬人留下的範圍,大做生意,將薩克遜人建立的範圍稱為「奧德維治」,即古英語的「舊城」。

  倫敦交通複雜,因為歷代的發展,並非出自權力的精心規劃,而是做生意的有機擴展,尤其到都鐸王朝時代宗教改革,權力由天主教轉向新教,舊有的地產業權轉手到個人手中,商業迅速蓬勃,今天甚麼歌芬花園和唐人街一帶,街巷密佈,阡陌縱橫,過去都是步行範圍,到今日的汽車時代,演變成巨大難題。

  倫敦的交通壓力,因為限制繁雜,車輛爭路,險象環生,單車手高速穿插,亂闖紅燈,為過去至少三任市長政策所累。

  多年前工黨政府執政時期,著名的左翼政客李文斯頓推出市中心交通擁擠附加費,一度被許多政府視為「先進」示範,紛紛有志效法,但在今天看來,最主要的功效是持續為政府提供一筆可觀的收入,至於塞車紓緩,市民感受不到,因為城市發展和交通需求量,不會因為收費而停止。反而導致收費區外濫泊激增,政府又收多一筆罰款。

  再加上迷信科技,處處電子化:電子繳費、電子卡,廢除所有人手程序,貨車全部要裝監察鏡頭,今年再力推「極低碳排放區」,不符合碳排放資格的車輛預計有十多萬架,若不打算換車,則必須每天額外付費。

  種種交通限制之下,今日的倫敦堪稱一個超級大陷阱,變相是奪走普通人的選擇權,如果不想留下電子紀錄,就必須額外付錢;許多咪錶乾脆連現金交易都取消,必須大費周章,必須以信用卡訊息為代價,才能脫身。

  政府無所不用其極,增加稅收,限制自由,如此無孔不入的管理手法,連英國人也叫苦連天,何況落在其他政府手裏?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