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垃圾分類做得到

  上海推行垃圾分類政策,不但分類細緻,而且設有監管人員督導,違反規定的個人罰款二百元人民幣,團體機構最高罰款五萬元,被稱為「史上最嚴」。

  所謂「史上最嚴」有點誇張,眾所周知,日本的垃圾分類,行之已久,分類細節堪稱全球之最,而且不同地區有不同要求,一般分為「可燃垃圾」、「紙」、「塑膠」、「資源物」、「寶特瓶」、「特定品項」、「可埋垃圾」,以及「大型垃圾」。而且每類垃圾都有指定的垃圾袋,每款垃圾袋還分成不同大小,用戶可以根據自己家庭需求自行選擇,而且要花錢購買。

  日本的垃圾分類嚴苛,每個人都要付出時間和精力的代價,才換來環境清潔冠絕全球的地位,日本人聚集在面積狹窄的土地上,也能享受優美的自然環境和城市風光。換言之,每個日本人都能有所覺醒,用一點個人犧牲,去換取更大的社會公益,令絕大多數人以及子孫後代,都能享受好的生活環境。

  日本垃圾分類的嚴格要求,顯示出認真細緻、做事徹底的國民性,難以為其他地方所複製,但是台灣從二○○六年起推行強制垃圾分類,有「垃圾不落地」的口號,要求仔細嚴格,連蘋果和蘋果核也分為不同類垃圾,十三年以來,據說資源回收率高達六成,雖然比不上日本,但是已經可以傲視亞洲其他地區。

  台灣的垃圾分類要求不比上海簡單,但並沒有傳出「史上最嚴」的威名,上海人不應該如此大驚小怪,台灣人做得到,上海人為甚麼做不到?上海人要質疑的,不是垃圾分類為甚麼要這麼細緻嚴格,而是政府一定要用監視鏡頭「睇到實」,難道不可以對上海市民寄於一點信心?

  上海人又不是鄉巴佬,他們去過日本,見過世面,理應明白現代文明社會對公民有所要求。只是從打機看電視的時間裏擠出幾分鐘,把垃圾分好,把塑膠和玻璃瓶洗乾淨,如果能為子孫後代留下一個稍為乾淨的環境,畢竟算不得甚麼重大犧牲。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