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藍領作家的樂觀和不正確

  美國作家奇雲密斯(Kevin Mims)三十多年來在多份地方報紙發表文章,但多次投稿全國大報卻總是被拒絕,直到有一次突然獲刊登,他發現這篇文章的「獨到之處」,就是因為其中有悲傷和痛苦的元素,才獲得大報編輯的青眼。

  但是他並非東岸紐約、波士頓的知識份子精英,而是經常在藍領行業打工的業餘作家。這個人天生積極樂觀,喜歡做體力工作,而且有強烈的滿足感,和「無病呻吟」、「傷春悲秋」、「憂國憂民」的傳統知識份子不一樣。

  平心而論,憂國憂民、傷春悲秋不是美國知識份子的傳統,因為美國人過去普遍尚武,西部拓荒時期尤其勇武強悍,從來都無所謂「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因為知識份子可以競選,進入議會,為自己為選民發聲。因此美國知識份子的氣質,和中國傳統的儒家士大夫,有天壤之別。

  再加上美國有重商的傳統,美國的知識份子,不必像孔子所謂的「待價而沽」,或者甚麼求見戰國四公子包養的門客,而是可以投身專門的新聞、法律、出版、學術等行業,加上金融制度健全,就能掙得經濟獨立。

  這位奇雲密斯雖然不是甚麼《紐約時報》當紅作家,但是為各個地方報紙撰稿也寫了長達三十多年,毋須安貧也能樂道。

  但是,這種精神健康、生活樸實的作家,在全國大報反而沒有市場,可見東岸知識份子漸漸有「無病呻吟」的風氣之盛。

  尤其近年左派知識份子在學院、媒體、娛樂三大宣傳機器推動的政治正確風潮,令「為賦新詞強說愁」愈成為主流,尤其針對傳統制度,以「反壓逼個人自由」為名,用性別、心理甚至疾病製造各種特殊的族群身份。

  這位老老實實做人,寫普通人生活,樂於體力工作和個人付出,並不覺得自己受到「制度壓逼」的作家,自然成為「文化異端」:尤其他最近在亞馬遜當倉務員,其筆下的個人經歷不但沒有反映資本主義對工人的壓榨,反而自稱身心滿足,果然遭到傳媒文化界一面倒的聲討。

  因為當今主導西方文化的左派「進步主義」,很多是「為進步而進步」,脫離現實,根本不在乎普通上班族,尤其是藍領工人的真實需求和感受,自稱出發點是為了別人好,往往是災難的開始。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