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謹慎許願

  英國新首相上台,揚言不惜無協議脫歐,即將卸任的歐盟主席容克便反唇相譏,無協議脫歐的話,英國將是最大的輸家。

  容克的話有警告的含義,短期無協議脫歐,而英國勢孤力單,成為歐盟當中唯一的「叛徒」,但誰是輸家,誰是贏家,要看長線,「誰笑到最後」,這便是政治的高難之處。

  歐盟為甚麼要發出警告?如果英國可以無協議脫歐,對於歐盟其他成員國,立即成一個「壞孩子」的樣辦。從二○一六年開始,歐盟好幾個國家,奧地利、荷蘭、意大利的政客都曾發出挑戰歐盟的聲音;東歐國家因為經歷過共產主義社會的經驗,本來就和法國德國不是一條心,德國打開國門收容難民的時候,東歐的匈牙利,竟然在邊境拉起鐵絲網——一種蘇聯共產時期常見的場面——拒絕聽從命令。

  歐盟之所以屹立不倒,經濟一體化和關稅協議是成員國最大的公約數。英國率先打破,當然要承受出頭鳥的代價。但是英國有先天之利,即大西洋對岸的美國。

  美國已經和加拿大、墨西哥簽訂貿易協定,英國失去了歐洲,但一轉身,還有美國的懷抱。好比失戀的人,如果身邊已經有一個潛在的替身,眉來眼去,失戀的痛苦相應要小很多。

  美國對歐洲的態度轉變,有目共睹,美國這位小氣財主的總統,認為美國過去當了太長時間的「冤大頭」,所謂盟友只一味搵美國着數,沒有盡過盟友的職責,美國給了錢,給了軍事保護,但是並沒有得到「盟主」應有的地位——美國總統在全球點火,發動一場乾坤大挪移,表面上是貿易問題,內涵也牽涉到身份尊嚴的問題。

  全球板塊的重組和移動,平時不關心政治的人也感覺到了:英國一旦脫歐,歐盟接下來的政策會不會有變,其他有離心的成員國會如何反應,新的同盟協定會不會應運而生?也是一串潛在的連鎖反應。

  歷史再度來到十字路口,必然是風高浪急,險象環生,但是新的格局隨之而來。英國人俗說「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要謹慎許願,因為天威難測)。投票脫歐的人,都希望改變現狀,現在願望終於應驗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