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下一代的心聲

  獲封「環保先鋒」,曾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瑞典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在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上發言,炮轟各國領袖愧對減少碳排放的承諾,只說不做,辜負下一代。

  這位少女梳一條麻花辮,有眼尖的網民立即找出當年納粹德國的宣傳畫作對照,指這種麻花辮的髮型,乃是一種極端主義的符號,叫大家警惕,圖片在社交網絡瘋傳——如此類比,固然純屬附會,但有歷史記憶的人,看見任何近似極端主義的苗頭,覺格外刺眼而反應敏感,也情有可原。

  除了麻花辮,這位少女的發言,以全球下一代的代表身份,聲討上一代欠下的債,頗有革命色彩:「我不應該來這裏,而是應該在大西洋彼岸上學。你們卻將希望寄托在我們這批年輕人身上,你們好大膽。你們的空談偷走了我的夢想與童年。」

  這番話的確能喚起年輕人的共鳴。從英國脫歐開始,世代之爭變得愈來愈激烈:英國年輕人責備父母的嬰兒潮一代,得享天時地利,坐上時代的順風車,既有力爭上流的機會,又得到退休金保障,老來無事,不安享晚年,竟然受「民族主義」煽動投票脫歐,害得年輕人失去求學和工作機會,面對前途未卜的危機,不知所措。但是歐盟協議,移民政策,萬般的不是,都是父母一代政客的所作所為,但是種下的惡果,卻要年輕人承受,自然激起年輕人的抗議甚至仇恨,這種心態如今卻有擴大趨勢。

  這位瑞典少女為了減少碳排放,主張不吃肉,不坐飛機,前來參加聯合國氣候峰會,乘坐帆船,耗時十五天,雖然有做騷的成份,但是比起其他名流人物,一邊高喊環保,一邊坐私人飛機度假,畢竟還是有年輕人的真誠。人類的進步,在於下一代不聽上一代的話,年輕人的反叛,寫入人類基因,也是一種本能。當然,這位瑞典少女,目前只是聲討和譴責,希望這一代的政客能夠負責,還未曾發起下一代該如何算帳的行動,為時未晚。

  少女還痛罵各國領袖「大滅絕即將到來,你們卻只坐在這裏繼續談錢」,是不是危言聳聽?很難說,因為像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所說,許多人都信奉「我死後哪管洪水滔天」,對後世不負責任。幾十年後,氣候巨變,糧食危機,生存環境惡化,但是放縱消耗資源,有份製造災難的人都已離去,卻留下子孫承受後果,確實不公平。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