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女皇的威望

  英女皇在上議院發表演說,支持本月底脫歐。

  女皇雖然沒有實權,但是有全民公認的威望,王室的威望,是國家的精神所在,在關鍵時候發揮作用,這是又一次。

  英國從一二一五年簽訂大憲章開始,就已經將王權專制的基因扼殺在搖籃裏。大憲章約定,國王不可以隨意徵稅,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貴族和自由平民有權反對暴君。後來發生光榮革命,王室變成國家象徵,權力歸於國會,國會由民意代表組成,現代民主於此誕生,此所以今日聳立在泰晤士河畔的國會大廈,除建築美學之外,還有政治和歷史上的非凡意義。

  但是當國家面臨重大危機,國會議員的意見爭持不下,爭吵曠日持久,最終由女皇發表意見,才有一言九鼎的效果,像十八世紀的時候,英國國會對於要不要支持海軍上將義律,向清朝開戰,也爭吵不休,最後也是由維多利亞女皇發表演講,才作出決定。

  當今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的超凡威望,並非憑空得來,而是以自己一生實踐克己復禮,為國家榮譽而活,而不是活出自我。女皇代表貴族和傳統,代表英國的核心價值,守護精神信仰,這一切是英國立國之本,而不是當今西方自由主義鼓吹的所謂活出自我。

  因為有王權憲政、貴族榮譽和基督教信仰的國本,才衍生出後來的人權、自由和包容。如果沒有這一切,今日英國,以及脫胎自英國的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國家,不可能成為實踐自由包容,廣泛吸引移民的國家。

  當今英女皇的威望,不但是英國公認,甚至為全世界所熱愛。恰恰在於女皇一生低調、克制,從不輕易發表意見,見慣世事滄海,卻將所有的心事放在肚子裏,永遠以鎮定、平靜、忍耐的形象示人,從無行差踏錯,在「自我大過天」的世代,女皇的「無我」,反而給人超然的印象,接近神聖。

  女皇不參政,不管治,無實權,但是有威望,她一句話,依然可以影響國民的信心和立場。權力是實,威望是虛,虛實相間,這是英國政治的高妙之處,這種略似中國道家的古樸哲理,偏偏在英國的君主立憲民主制度中,有完美和具體的表現。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