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人生馬拉松
作者:
屈穎妍

早前聽了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金一南少將的演講,談《國家.國家利益.國家安全》,當中有一個關於國家安全的形容,很精警:「國家安全猶如空氣,人沒了食物可以捱一個月,沒了水可以活一星期,沒了空氣嘛,頂多可活幾分鐘。」最重要的東西,原來大家從來不察覺它存在。這幾天看曼徹斯特的恐襲,再翻開港珠澳大橋的造假醜聞,隱隱覺得,風水正在輪流轉。金教授在講...

詳細

早陣子跟移民日本多年的陳美齡做訪問,咪高峰前說完教育事,女人的焦點,好容易說到時裝上面去。「Agnes,你這裙子的藍好特別,是否日本貨?」三個女人錄完音在閒聊。「靜靜雞話你知,我的衫大部份都是去一間叫阿里巴巴的公司買……哈哈哈!」「吓?」我和女監製都O了嘴,沒想到堂堂國際巨星、鼎鼎大名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大學教授、日本名流……穿的...

詳細

師兄在臉書寫了這段留言:「以前的社會,沒有理所當然的福利,貧苦大眾得到的,叫做救濟。一般人就算艱苦一點,也寧願靠自己努力。這樣一個社會,造就了許多白手興家的巨賈富豪。當時香港什麼都沒有,只有機會。今天呢?香港好像甚麼都有,唯欠機會。為甚麼當一個社會愈來愈富裕,機會卻好像愈來愈少?年輕一輩接受的教育愈來愈多,為甚麼他們出路好像愈來愈窄?其實...

詳細

看大自然生態紀錄片,你會發現,任何生物,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掙扎求存。即使屹立不動的一棵花,原來它飄下花蕊,播出種子,也是因為它感到命之將盡,故努力撒下後代,延續生命。生存下去,本是生物本能,然而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有些奇怪的人,竟提倡自毀,還把這種病毒四出傳播。這個叫「藍鯨」(Blue Whale)的線上遊戲,近期在年輕人之間已廣為蔓延...

詳細

如果不是九龍灣這隻剛落網的四眼淫魔,我們都沒察覺到,原來大家一直都活在安寢下。這些年,對於警察,我們的印象只停留在佔中的催淚煙、旺角的血磚頭、西環的速龍隊,再有,就是抄牌時的謾罵、查身份證時的粗言,和遊行示威時的句句黑警。這些年,執法者的精力都虛耗在跟反對派周旋、跟刁民糾纏,幾乎讓人忘記,他們的正職是除暴安良。日前九龍灣發生了姦劫案,有女...

詳細

看新聞,有時真的會令人精神分裂。大半年前,朱凱廸、姚松炎幾位立法會議員明明兇兇狠狠地為橫洲發展事宜向梁振英政府問責,拿著殘缺文件,卻發現新大陸般說,因為官商鄉黑勾結,所以原本一萬七千個打算興建的公屋單位只剩四千個,令劏房戶情何以堪,令公屋輪候冊上居民上樓無期……於是,我以為他們是為貧民而鬥、為覓地爭取。誰知,這幾天看到朱凱廸、姚松炎在橫洲...

詳細

有一些記者,伶牙利齒,很會說話,很會問尖銳問題。我口才拙劣,於是努力學習傾聽力作補救。懂得聽人說話,其實是很重要的能力。聽得出人家話中重點、弦外之音,有時得着會更大。今日的香港人,吵慣了、鬧慣了,漸漸失去傾聽能力,於是,連一些畫公仔畫出了腸的言論,我們都開始置若罔聞、聽不出玄機。最近我聽到最駭人的一句話,是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在一個研討會...

詳細

《我們是香港真本土》是我和十七位朋友合著的新書,作者包括李國章、湯家驊、盛智文、雷鼎鳴等。十八個不同年代、經歷、背景的香港人細說各自的成長故事,譜出一幅地地道道的香港清明上河圖。老實說,我一直不喜歡「真本土」三個字,捂着臉說歪理是香港本土派的特色,個個包頭蒙臉不敢見人,證明他們的行徑連自己都說服不了。一班過街老鼠騎劫了「本土」成專利,所以...

詳細

近年香港有四個字,一出現就惹市民困惑、令政府頭痛,它叫做「司法覆核」。一般市民如我,對法律只知皮毛,覆核到底是甚麼東東?沒時間深究,只知道它是攔路撒手鐧,倚天一出,誰與爭鋒?但這陣子實在太多司法覆核,幾乎每星期就有一宗,看申請者個個一副大衛打倒巨人之態,令我這種怕進官門的小市民,也不禁蠢蠢欲試,人生是不是也該司法覆核一次,唔好執輸?翻查資...

詳細

復活節假期去了英倫,今次專攻倫敦近郊的小鎮。為了方便搭火車,我選擇住在大站國王十字車站附近。第一天拖着行李到埗,就在國王十字路的行人路上遇見它——一堆新鮮滾熱辣狗屎,然後第二天、第三天……這條路我們每天都走,那堆「黃金」一直都在。之後去郊區小住幾天,再回來,已是第六日,拖篋再走過,狗屎猶在,位置沒變過,只是被踩扁了些。一篤狗屎,窺見一個小...

詳細

在倫敦行走,我習慣坐地鐵,雖然車很舊、車站很古老,但我貪其時間可預算,免卻路上的堵車風險。又迫又窄又髒又熱的列車,沒想到女兒也喜歡。孩子一出世就享受香港地鐵的乾淨快捷,這個一百五十四年前的舊地鐵哪有得比?奇怪她們卻說寧願坐倫敦地鐵,何解?「因為有位你可以安心坐。」孩子說。「吓?香港地鐵有位你都可以坐㗎喎!」我奇怪。「當然不,香港的地鐵叫做...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