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黃色的邏輯

  今天跟大家玩個找相同的遊戲,注意,不是找不同,而是找相同,看看以下句子的邏輯有甚麼共通點?

  「梁頌恆與游蕙禎的辱華言論是要譴責,但想想中國文革十年,何止辱華?簡直摧毀了中國文化、親情人倫、文物古迹……」

  「日本侵華是事實,官方說日軍殺中國人三千五百萬,但中國大躍進、大飢荒餓死三千六百萬人也是事實,死的比日本侵華還要多……」

  「梁游就算真係講錯嘢,使唔使日日圍攻?最大嗰個689日日做錯野,搞到香港立立亂,又唔見你哋圍攻佢?」

  「掟磚是不對,但問題根源在哪裏?是誰先用制度暴力?」

  「如果說,在大學打麻將是有辱中大招牌,那麼,全香港大學生的畢業證書上都有校監689簽名,這才叫侮辱!」

  摸到規律吧?這種黃色的邏輯,是反對派典型的辯論公式,叫轉移視線法。明明在講A,話題忽然燒到B,你跟他爭辯B就中計了。正如昨天立法會,明明外面萬人要求梁游不能宣誓、道歉下台,反對派卻把矛頭指向主席梁君彥,說下台的應是他。此法如同《倚天屠龍記》裏的絕招「乾坤大挪移」,不過是走火入魔版。

  另一招,是先下手為強。小布殊當年把伊拉克、伊朗統稱「邪惡軸心」,於是沒有人會聯想到這軸心原來也包括美國。反對派學了這招,先用「語言偽術」四個字給對手冠名,讓大家不為意,其實他們才是「語言偽術」始作俑者。

  「洗腦」、「公民抗命」、「制度暴力」、「官商鄉黑」、「三權分立」……把名詞臚列出來,會發現反對派才是語言偽術的高頻使用者。他們樂此不彼渲染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就是相信,謠言說一百遍就會成真。於是當法律學者、基本法專家、中央官員不厭其煩解釋「香港並不是三權分立」,昨晚的集會仍是以「捍衞三權分立」為題。

  最後一招,是惡人先告狀。梁游說昨天硬闖議會求宣誓,是為了捍衞議會尊嚴。無尊嚴者說尊嚴,已夠諷刺。當記者問反對派打算破壞議會運作到幾時?楊岳橋立即惡人先告狀:「問我哋搞亂到幾時?呢個問題你要問返建制派!」

  看穿了,原來來來去去都是這三道板斧,政府與建制是時候謀對策、學辯才,重奪社會話語權。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