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批鬥座

  在倫敦行走,我習慣坐地鐵,雖然車很舊、車站很古老,但我貪其時間可預算,免卻路上的堵車風險。

  又迫又窄又髒又熱的列車,沒想到女兒也喜歡。孩子一出世就享受香港地鐵的乾淨快捷,這個一百五十四年前的舊地鐵哪有得比?奇怪她們卻說寧願坐倫敦地鐵,何解?

  「因為有位你可以安心坐。」孩子說。「吓?香港地鐵有位你都可以坐㗎喎!」我奇怪。「當然不,香港的地鐵叫做批鬥座,我們這些年輕人,幾累也不能坐,一坐就被拍照、被放上網、被批鬥……」

  這些年香港真不知發生甚麼事,大家看到一個畫面,就會一窩蜂專家一樣評論、批鬥。早年確實常有健全人士佔據公共交通工具上的關愛座,但經過四方宣傳教育,此等現象近年已幾乎絕跡,不知怎的,現在竟發展到不是關愛座問題,而是年輕人甚至成年人坐着都是罪,於是,「批鬥座」三個字,已成了中學生給地鐵座位的代名詞。

  有老人家告訴我,其實她不喜歡人家讓座,一來顯得她很老,二來老人家其實一日坐到黑,出外走走就是「想企吓、郁吓」。

  也有年輕朋友這樣說:「我是做sales的,返工一日企到黑,放工路上只想坐一會兒,打打盹,我不是不敬老,但我實在很累很累……」

  所以說,每個畫面都有個背後故事,大家不要看到有個年輕人坐着、有個老人家站着,就斷定那一定是廢青。可能年輕人已讓座,但老人家說不需要呢?又可能那年輕人是個裝了義肢的傷殘人士呢?我就在地鐵見證過很多次,一有長者出現,幾個人起身讓座,長者推卻不用了,「我坐兩個站就落」,那兩個站,整個車廂有位坐的人,都如坐針氈。

  有次我受傷了,手臂包着紗布進地鐵,一個壯漢竟給我讓座,我說「不用了,我的腿沒事」,他堅持要我坐,說站着會容易被撞到受傷的手。那程車,我總覺得是罪過。

  矯枉過正的社會風氣,讓本來讓座的好事變壞事,批鬥座三個字令年輕人跟老人家生了嫌隙,兩個本無仇怨的世代,卻因網絡批鬥歪風把大家愈拉愈遠。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