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官喎?

  一直以為自己懂得甚麼是法治,但這些年,我開始動搖。

  昨天開車聽烽煙節目,主持人的話題繼續消費被食環人員檢控的紙皮婆婆,有個聽眾問得直接清晰:「如果一般人犯法阻街就有罪,阿婆犯法、犯一蚊法就開恩,那不是法治,那是人治!」

  普通一宗檢控,對好錯好,法庭傳票已出,卻因為有議員有傳媒喊打喊殺,獲撤銷控罪,這不是人治是甚麼?

  如果食環署告錯人,法官自會審理,用法官之手來敲定婆婆無罪、用法官的口來責備食環署矯枉過正,這才是彰顯法治。

  這次協助紙皮婆婆的是公民黨大狀楊岳橋,唸法律的、做法律工作的,卻在法律面前,用人治方式了結了法律事,我不禁問:香港還有法治嗎?

  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說過,檢視法治的效用是基於三個準則:一,法律面前是否人人平等?二,法律程序是否公義?三,法官能否無畏無懼、不偏不倚審案?

  用以上三點來檢視香港這些年的大大小小問題,我不得不相信,法治漸死。

  每次律政司、大法官、或者法律工會主席出來說話,總不忘這句:我對香港司法制度有信心,香港法治從未動搖……總覺得他們是在催眠大眾。老實說,許多市民都有我這種感覺,就是從前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官,這幾年間形象插水,直墜凡塵。官喎?還不是有立場有顏色的一個人。

  上年戴耀廷獲香港大學頒發「長期服務獎」,原來他在港大法律系任教已經二十六年了。還有陳文敏,八五年開始在港大教法律,一教三十二年,當中還有十二年當上法學院院長。這班政治立場鮮明到偏激的人,不斷在法律系統「作育英才」,而這些學生,將來通通是律師,律師將來是法官,你說,香港的法治,還信得過嗎?

  日前看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資深大律師委任儀式致辭,劈頭就這樣說:「今天剛巧是愛丁堡公爵殿下九十六歲生辰,而在一八四○年的今天,也正是維多利亞女皇和阿爾伯特親王大婚之日……」回歸二十年的日子,聽到這種戀殖的開場白,不禁打了個寒顫。夏天來了,但香港的法治,恐怕已步入寒冬。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