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搵食兵團

  這陣子,大家都在做回歸二十年特輯,回顧特區走過的七千三百日。有人從政治上回望,有人從經濟上總結,各適其適,各有立場。

  看了很多,我發現,有一片空白,一直沒人去做跟進,就是……怎麼說呢?它不是一個領域,也不是一個部門,它是一種趨勢,又或者,是一股隱藏力量,我姑且把它歸類為:政治官司。

  回歸二十年,我們常說法治,但在這個「法」字下面,卻隱含了「利」。

  二○○四年,住公屋的盧少蘭婆婆為阻領匯上市,以法援請來外籍資深大律師戴啟思(Philip Dykes),不識字的盧婆婆無懼語言障礙,與另一法律軍師潘熙跟戴啟思合作無間。

  二○○九年,東涌居民朱綺華對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報告提出司法覆核,一個身患糖尿病和心臟病的六十六歲婦人,竟又請來資深大狀戴啟思助其控告政府,結果勝訴,法官判政府要付三分一堂費,其餘三分二由法援支付,即是說,全數官司費都是由納稅人支付,巨額律師費就直接落入狀師口袋。

  兩單大官司,都無巧不成話都由戴啟思主打。這位英國大狀,來港後任職律政署,八九年負責起草人權法,九七年獲資深大律師資格。九九年曾代表無證兒童爭取居港權,一直活躍於政治官司中。至近期的梁游司法覆核案、劉小麗羅冠聰等四議員被DQ案,戴啟思都是代表律師。長洲覆核王的三十多宗司法覆核,當中也少不了戴啟思的影子。

  曾參與政治官司的,還有一大串名字,潘熙、李柱銘、余若薇、李志喜、張健利、梁家傑、何俊仁、廖成利……從這些名單的背景看,原來政治立場跟收入來源真的有關連。

  二十年了,看來也應給他們算算帳,看納稅人的血汗錢,到底有多少是透過政治官司養肥了這批狀師兵團?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