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狗仔的廣角鏡

  始終不能想像,為甚麼有人會喜歡做「狗仔」,尤其當你一腔熱誠加入新聞界做記者的時候。

  我當小記時曾被派往何文田一家豪宅樓下,跟蹤一位名人,記錄當事人每天生活,有甚麼人來訪、跟甚麼人出入。我的工作就是跟攝記和司機躲在車上,累了不能睡,便急不能去,那一刻,真覺是在燃燒生命。

  於是有一天,我故意叫了Pizza外賣做午餐。當那輛Pizza Express的電單車停泊在狗仔車旁、我們三人走出車把車頭當餐枱吃午飯的時候,當事人從窗口察覺了,走下來問我們是哪家報館?為甚麼跟蹤他?用行內說法,我們是「黃咗」,於是,終於可收隊了,上司說我欠缺跟蹤能耐、敏感度不足,從此也不再派我當「狗仔」。

  我慶幸,記者生涯中,只做過一次狗仔隊。

  最近看了一個內地狗仔隊頭目卓偉的訪問,他被稱為「中國第一狗仔」,專門跟蹤明星名人,謝霆鋒與王菲復合在愛巢纏綿、馮小剛和神秘美女在公寓過夜等八卦娛樂新聞,都是出自卓偉鏡頭下。卓偉出名大膽,敢爆任何明星的料,也不怕得罪人,故他的微博已有粉絲七百七十一萬人。

  這位中國第一「狗頭」說:「只有熱愛,才會苦中作樂、心甘情願地去工作。」我不敢苟同,如果那些偷拍回來的獨家照片不賣錢,「狗仔」還會對不眠不休的工作「熱愛」嗎?

  內地許多明星對卓偉的追蹤奈何不了,唯獨《瑯琊榜》的男主角胡歌卻有另一種看法。有天,他自掏腰包買了一支廣角鏡送給卓偉,告訴他:「換個角度看世界吧,天地大了,心胸也必更寬廣。」

  想起卓偉,因為這幾天看到《蘋果日報》的回歸新聞。一件大事,記者只是在數:「習近平跟李嘉誠握手十秒」、「六八九偕妻上機迎習主席,四十秒即被掃落機……」我覺得,香港記者都要換一支廣角鏡,那麼,看的世界就會不一樣。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