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請問校長……

  愈來愈覺得戴耀廷領銜主演的法治戲,是一場鬥大的撲克牌局……

  雙學三子被判入獄,戴耀廷撲出來質疑法官、批評判決、說法治已死;然後有幾屆前大律師公會主席及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高調站出來駁斥戴耀廷,戴耀廷又戰意高昂地回罵,最後勞動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出場,直斥戴耀廷說法荒謬……

  一個個法律界高手刀來劍往,戴耀廷無力招架,法道行不通,就改行「鬼道」。這天忽然不談法治了,由上帝代言人陳日君來論鬼神,他撰文疾呼「香港沉淪」,說李國能大法官這次動真火「有失慎言常態」,指李官之言「完全沒有證據……爬入公民廣場其實是極其溫和的象徵性行動,判官似乎連公民抗命是甚麼都不知道……」

  法官、大狀、律師,本來都是人上人,但這刻法官和主教的罵戰,讓大家都平等地變成潑婦,你一言我一語,看得出,大家都光火。

  為甚麼發火?因為幾個躲在象牙塔裏、官司都未打過幾場的所謂學者,想奪取律法話語權,甚至指點法官判案、曲解法律。

  你動梁振英好、動林鄭好、動董伯伯好、動共產黨都好,我不管,但你動我的專業,搖我的地位,我一定會跟你死過。所以,我們罕有地看到李國能鬧戴耀廷,陳日君又鬧回李國能……連自己人都不撐了,看來戴耀廷已經走進末路。

  昨天港大校長馬斐森說:「教師在校園以外的行為,大學無權干預。」請問校長,一個法律界全行喊打的人正在你的學校教法律,難道這不是干預的理由嗎?當一個又一個律師、大狀、法官出來指斥戴耀廷法理常識之荒誕,他還有資格在大學教法律,培養未來的律師、大狀、法官嗎?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