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賣肉.賣獄.賣辱

  從前,生活迫人,有人賣唱、賣身、賣肉、賣血;今日,竟然有人賣醜、賣辱、賣廉恥。

  坐了兩個月牢的黃之鋒,出獄第一件事,就是搲銀。

  他四出接受專訪,把監獄描繪得有咁黑得咁黑,又說囚友把他視作訴苦對象,兩個月咁大把,彷彿已掌握一切獄中黑材料,還預告會發表獄中日記,蓄勢待爆。

  萬眾期待的「之鋒黑獄斷腸歌」,原來只有前奏,戲肉,卻是要付錢看的。

  黃之鋒的「獄中日記」,必須上網訂閱,盛惠月費新台幣四千二百五十二元(折合約一千一百港元)。他解釋刊登網站來自台灣,故以台幣結算。

  如果想看日記兼寄信提問,就多付點錢,要台幣每月三萬元(港幣約七千八百元),不過他不一定回信,黃同學日理萬機,加上閱讀有障礙,只會在「能力所及,盡力回信」。

  至於想再與黃同學親近些,看看「鏡頭以外最真實的我」,就要付貴點,每月五萬新台幣(港幣約一萬三千元)。黃同學說,如果有人出到每月十萬台幣(港幣約二萬六千元),他就會「面向國際,出版英文書籍,向世界分享我的所思與經歷」。

  《時代》封面級人物果然非同凡響,至截稿日已有十七位死忠fans訂閱獄中日記,黃同學帳面已有近兩萬港元收入。

  我沒有付錢買黃之鋒日記看,因為我知道他所謂的黑獄故事,大都是道聽塗說。譬如他聲稱關注有囚友被懲教員虐打,其實,懲教署早已對他的指控作內部跟進,黃之鋒當時的口供是:「聽其他在囚人士說,有人看到囚友被虐……」至於「其他人」、「有人」、「被虐囚友」是誰?就不得而知了,就像那些手機WhatsApp常收到的「真人真事」,最後要翻查,原來是表姨媽個女個男友個鄰居個舊同學聽回來的,「親身經歷」講就真嘅一樣,查就無從稽考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