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撕畫人與縱火者

  前幾天,我在小欄談過一幅由港商許榮茂先生以一億三千萬搶救回來贈送給故宮博物院的珍貴文物《絲路山水地圖》,這幅長逾三十米的手卷,打開來,可鋪滿整條走道,卻原來,它是幅未完畫卷。

  據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林梅村教授考證,此畫原長四十多米,現在搶救回來的,是原畫四分之三,還有四分之一下落不明。

  他說,這種撕毀古畫的愚蠢行為,是古董商慣用手法,令一幅畫可以賣兩幅畫的價錢。還以為這種破壞文物的行為是電影橋段,沒想到現實中果真有如此缺德奸商。

  說到被破壞的文物,香港人認識最深的,該是園明園失落的十二生肖銅獸頭像。成龍拍過電影,賭王何鴻燊買過來捐給國家,十二生肖中,八尊獸首已歸國,但仍有四尊不知所終。

  當年國家積弱,國土國民被八國聯軍蹂躪,丟失文物已成家常便飯。最讓人痛心的損失,莫過於清代用了一百五十年建成的舉世無雙皇家御苑——圓明園。

  看今日故宮一樑一柱都是寶,想像一下比故宮還要大一萬平方米的圓明園,當日被英法聯軍瘋狂搶掠後再放火燒足三日三夜,所有搬不走的寶藏及建築,連同三百多太監、宮女、工匠,一同葬身火海,整座圓明園付諸一炬,實在恨難平。

  火燒圓明園,史書有得讀,歌仔有得唱,但大家又可知道,這火,是誰放的?

  最近看了智者譚炳昌先生的一篇舊作《伊利近街和火燒圓明園》,讓我覺得是時候翻翻舊帳,點燃一下大家的國仇家恨。

  中環蘇豪區有一條伊利近街,好多人都曾在這裏喝過咖啡逛過排檔;然而,大家可知這個伊利近伯爵,原來就是火燒圓明園的縱火者。

  一八六○年,伊利近是鴉片戰爭的英方談判代表,十月十八日下令焚毀圓明園,表面是報復清軍虐待外交人員,實質是為圓明園的搶劫行為毀贓滅跡。因為他的內地譯名叫「額爾金」,故大家未必聯想到這個伊利近就是火燒圓明園的罪魁。

  譚炳昌形容中國領土上有條以伊利近命名的街道,「就好比在華盛頓來個『拉登廣場』或者在巴格達出現一條『布殊總統大道』一樣刺眼。」

  但我覺得這段釘在街頭的歷史,不必刪除、更不應忘記,最好用來做活教材,告訴下一代,紳士原來的魔鬼相。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