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我們是嚇醒的兔子

  孩子小時候聽龜兔賽跑的故事,總愛這樣駁故:「世上哪有人會明明在贏卻忽然停下來睡懶覺?」我說,兔子不會,但人會。

  過去有內地朋友來港,總會讚歎說,香港人的素質真好,應酬不劈酒、官員廉潔、沒有鬥送禮鬥奢華的陋習……羨慕,因為他們仍未趕上。

  不知何時開始,兔子在樹下停了、睡了,一覺醒來,世界已變天。

  最近,我看到北京兩會的開會新規定,忽然驚覺,我們已被趕上,而且被甩得很遠了。

  過去的人大會議通常是十個工作天,今屆是最長的一年,會期連續十六日,中間只休息一天,每天開會五、六小時。

  所有開會代表被安排在統一地方午晚膳,通常是酒店的免費自助餐。十六日會期內若要開小差外出吃飯,一律要書面申請,獲批准才可外出用膳。外出時不能請人吃飯,當然更不能被請;不許飲酒、不准送禮受禮,連地方土特產、圖書也不能接受。酒店房間不擺鮮花、不組織集體購物、不提供過度服務……

  請假逃會也要書面申請,今次兩會撞正香港立法會三一一補選,有些香港代表雖然請假已獲批,但因三一一當天正值國家修憲投票,國事港事,輕重根本不用量,故大部份港區人大已決定留京不回港。

  代表一入會堂,手機、相機全部要放下,好讓大家專心開會。據在場人大轉述,開會內容很務實,領導也不再八股,全在回應具體訴求。

  經歷幾代領導人的資深人大,更能感受風氣改變:「回想○八至一二年胡溫年代,我們人未到,酒店房間的桌上、地上已擺滿不知誰送來的禮物,吃的、用的、擺設的,應有盡有,我們都要帶空箱來裝……那時每晚三、四個宴會,各省、市、大公司、自己家鄉的省、市、縣政府,一晚跑幾場,那時根本沒人吃大會在酒店準備的自助餐。」

  習主席上場後,所有政府飲宴全部取消,只剩一些私人宴會,今年更幾乎全停,大家安心在酒店吃自助餐,同一地點、同一菜式,沒有高檔菜餚,吃足十六日。即使唯一一日休假,要外出也要申請,真的是「嚴」政「厲」治,說得出,更做得到。

  回頭再看看我們柴娃娃在鬥嘴謾罵搶文件嘥時間的立法會,終於相信,龜勝兔是真有其事的,香港人,已成了一隻隻嚇醒的兔子。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