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心靈的血肉橫飛

  朋友在五星酒店吃自助餐時看到這一幕:一家三口穿着寫有「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親子T恤,朋友認得,那書法,是出自余若薇手筆。

  「我真想走前問這家人:生於亂世,你們竟可以一家人齊齊整整在五星酒店食自助餐?」朋友說。

  為免影響吃飯雅興,朋友最後還是按捺沒去挑機,不過卻借眼前情景,向同行孩子做了一場通識教育。

  甚麼是亂世?這陣子真的最適合做教育了。扭開電視,看到英美法聯手把超過一百支導彈丟到敍利亞國土,那頹亙,就是亂世。

  亂世不止是敗瓦上的屍駭,還是一個族群的毀滅。數以百萬計敍利亞人離開國家,流離失所,成為一粒粒撒落歐洲的問題種子,衍生了新問題。

  早陣子跟剛跟穿梭中東採訪的香港戰地女記者張翠容聊起敍利亞,她說,我們眼見的血腥,不是最大問題,有一顆計時炸彈,比屍橫遍野更恐怖,那就是這些敍利亞孩子。

  許多人看到小孩受害會心痛,那只看到表面問題,張翠容接觸到的,是難民小孩的心靈,一顆顆充滿仇恨、全世界欠他們的那種深仇大恨。

  「我在土耳其碰到許多敍利亞小難民,其實逃出來的人通常都很年輕,難民人口中青少年、孩童佔大多數。他們充滿仇恨,因為逃難過程中,他們目睹一幕幕暴行和血腥,大好國家,大好家庭,就這樣被摧毀。到得收容國,食都成問題,誰有閑暇照顧你的心靈創傷,於是這些小難民對外界充滿仇恨,見人就伸大手板要錢,還會嫌你給的不夠多,因為覺得這是全世界欠他們的。」

  試想想,幾百萬小難民、青少年難民完全沒了教育,滿腦子仇恨,將來一定會有很多後遺症。

         張翠容說,因為沒教育沒將來,她在中東看到的是整代阿拉伯小孩被摧毀,消失了。

  戰爭同時也摧毀了阿拉伯的民族文明,下一代從此不再知道自己的過去、自己的歷史,從此不知道這民族以什麼為榮?有甚麼可傲?十年後、二十年後,這代孩子長大了,大概會成為世界上怨氣最重,怨恨最深的民族。

  原來,亂世的恐怖,不是眼前的血肉橫飛,而是播在整代人心靈裏的復仇種子。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