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十年變天,十年變心

  川震十年,報上網上有很多關於五.一二大地震的回顧。猶記得當日大家看新聞時那種悸動,伏在電視機旁關注每一幕救援,有一些畫面,大家都記憶猶新……

  有一個男孩,在瓦礫中被搶救出來,當時電視正全程直播,只聽到他重見天日後向救援人員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叔叔,我要喝可樂,要冰凍的。」全場大喜,這個可樂少年,成了翌日報章頭版。

  十年後,可樂少年長大了,畢業後還進了可口可樂成都分公司,當上可樂博物館負責人。

  還有一些畫面是香港媒體沒報道的:當年山崩地裂,許多村民被困在斷崖殘垣間,逃生路都被截斷了,於是解放軍派遣空降兵給被困災民空投物資,同時亦空降救援兵來照顧傷患老弱,開山修路。

  「我覺得空降兵從天而降,很酷!」十二歲的小災民程強說。三個月後,當空降部隊要調回駐地,程強舉着橫額來送別,粗糙的布條上寫着:「長大我當空降兵」。

  十年後,這個男孩夢想成真了,他不僅入伍參軍當上空降兵,還成了班長。他在最近一個訪問中說:「當兵,就要當個好兵……這是我的青春,熱血不改,拱衞國防。」

  十年人事真的幾番新,災區的十年,變了天;但香港人的十年,卻是變了心。

  今日,許多香港人提起川震,只會嘴藐藐說着豆腐渣工程;有人甚至說:「 大陸大把錢,駛乜我哋幫!」

  由一九九一年華東水災的血濃於水,到二○○八年汶川地震的揪心相助,難聽點說,如果國家再來一場天災,香港人的冷漠程度,相信會是歷來最低。血脈相連的中國心,竟然是在殖民地年代燒得最旺,回歸了,「血濃於水」變成「水溝了油」,香港何以淪落至此?整個社會,都應該深切反省。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