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嚎叫的驢

  很喜歡這則內地流傳的笑話:

  一個姑娘上了高鐵,見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一男士,她核對自己的票後,客氣地說:「先生,您坐錯位置了吧?」男士拿出票大聲叫嚷:「看清楚點,這是我的座位,你瞎了眼嗎?」女孩仔細看看他的票,不再做聲,默默地站在他身旁。一會兒火車開動了,女孩低頭輕輕地對男士說:「先生,您沒坐錯位,但您坐錯了車,這是開往上海的,您的票是去哈爾濱的。」

  有一種忍讓,叫做讓你後悔都來不及,如果嚎叫能解決問題,驢早就統治了世界!

  看完,會否有點共鳴?有點似曾相識?對,國家對香港的忍讓,就是這種「叫你後悔都來不及」的忍讓。

  香港人驢叫了二十幾年,以為靠惡可以統治世界,結果,任你謾罵、忍辱多年的國家,一下子跑上世界第二經濟體;不發一聲、被嘲翻版樂園的深圳,默默發展成科技園,GDP超越自以為是的香港。

  後悔也來不及的,不但香港,還有台灣。寶島的吵鬧期比我們還長,於是衰落期比我們更慘。現在台灣一個大學畢業生,平均入職薪金只有二萬六千新台幣(港幣約七千多)。近日最新的中國薪酬調查公佈,清華大學畢業生平均薪酬已達九千多人民幣(約一萬一千港元),跟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平均一萬四千元的薪酬差距愈拉愈近了。

  還是那句:如果嚎叫可以解決問題,驢早就統治了世界。

  可惜,我們的社會充斥著嚎叫的驢,這些蠢驢還高高在上待在議事堂,一大班搭錯車的惡霸仍在追隨蠢驢死撐,刧持香港人走上這驢仔國不歸路。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