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走過荊棘的童年

  泰國清萊的少年足球隊遇險之初,作為家長的我曾閃過一個念頭:為甚麼那教練會帶大班孩子進山洞冒險去?

  這想法很快被擱下,因為有說是孩子擅自進洞失去蹤影,教練應家長懇求入洞營救,結果一同被困。沒有真憑實據之前一切都只是揣測,但我忽然覺得香港人這種甚麼事都要先找個人來問責的壞習慣真的要戒。

  即使真的由教練帶孩子進洞探險又如何?小朋友成長一定要經歷點苦難荊棘,長成之後才會茁壯,尤其男孩子。

  朋友因為這宗山洞歷險記想起年少時的班主任,他說在從前資源匱乏的年代,老師為他們組了足球隊,教同學用絲網印T恤製成隊衣,又在課餘帶他們到海裏暢泳、到山裏露營……一班小六的男孩子,十二歲已學懂很多生存技能。

  外子的中學訓導主任也是體育老師,一到周末就帶孩子上山下海,那年代的老師和孩子外出不用簽通告、沒有家長投訴、更沒有買意外保險,師生情卻是這樣滋長,生命教育也是由此展開。

  反觀今日香港教育,學生在校內受了點傷都要向家長報告,我記得有次女兒幼稚園放學,老師鄭重跟我說:你孩子腳上有兩個蚊子咬的新腫,應該是睡午覺時被咬的,我們不知你孩子有沒有皮膚敏感,所以我們不敢替她塗止癢膏……

  報告詳細得不可思議,我真替老師為難,照顧一班二十個孩子已經頭暈,還要關注那些蚊那些腫!

  有次外出遛狗,好心狗友跟我說:「狗兒不能喝生水,未煮過的水有蟲,一定要喝開水或者蒸餾水。」我想起,被困山洞十八天的足球員和教練,一直是喝洞內鐘乳石滴下來的水維生。

  實在感慨,一個連狗都是喝蒸餾水的城市,這裏的人生存能力有多強可想而知。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