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自家的國技外人的認證

  朋友的女兒是個獸醫,在香港執業年餘,決定再赴澳洲深造。問她專攻甚麼?她說:動物針灸。

  吓?一直知道唸獸醫的人大多會跑去澳洲,但沒想到當中竟有一門是中國醫學。

  「教針灸的是甚麼人?」我問。

  「外國人,用拉丁文教的,因為那些草藥名字都是拉丁文。」

  我又再一次:「吓?」

  一個老外用拉丁文教一個中國人中國醫術,你說荒謬不荒謬?學自家的國寶,竟然要在地球兜個大圈。

  類似情況,不獨在動物針灸,我們代代師承的廣東絕技粵曲,原來也要越洋來認證。

  上月,香港粵劇學者協會公佈,將與西倫敦大學倫敦音樂學院合作,推出全球首個粵曲考級試,將來的粵曲考級會分一至八級,本港粵劇名伶阮兆輝已獲邀作主考官。

  即是說,以後除有英國皇家音樂學院、英國皇家芭蕾舞學院的音樂和舞蹈級別認證,還有倫敦音樂學院的粵曲認證。一種源於中國、發揚於嶺南、傳承近三百年的中國戲曲藝術,卻要飄洋過海來到大英帝國的老外大學給我們劃分等級,蓋印認證。

  這就是英國人聰明的地方,也是中國人不爭氣的地方。

  小小一個英國,沒黃金、沒鑽石,卻因為研究了一套黃金及鑽石的科學鑑定標準,成了市場的主子。你死掘爛掘那血鑽、死淘爛淘那黃金,然後雙手奉送到英國人手上,由他們給你的血汗定質素、定價格。

  近年英國人特別重視中藥研究。中醫是世界醫學的大趨勢,但中藥認證,卻一直是個空白。英國皇家植物園(裘園)的頂尖植物學家,就找來中國醫學科學院藥用植物研究所合作,在裘園建立了中國藥用植物鑑定中心,至今已取得超過五千套藥材標本進行研究。看來,中藥鑑定的世界標準,又將拱手相讓到英國人手上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