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一個嚇死寶寶的胸章

  今時今日,對於內地的正能量故事,一說,就會招來這三個形容詞:河蟹、維穩、奶共。所以,當香港人遇到內地的好人好事,一般都會低調處理,就像以下這則……

  那天在免費雙周刊《堅雜誌》,看到支聯會中堅份子、前教協會長張文光的一次旅遊經歷。

  去年九月,廿八年沒回過內地的張文光,拿著剛領回來的回鄉卡踏上絲綢之路。由敦煌鳴沙山走到莫高窟,張文光腰間一直隱隱作痛,他以為是胃病,直至走到瓜州,再也受不了,當夜就搭的士直赴最好的醫院去。

  急症室醫生是個年輕小伙子,檢查後對張文光說:你不是胃痛,是膽囊炎,情況危險,要立即開刀。這種手術,我一年操刀二百多次,請放心。

  對於一個以罵共產黨為業、半輩子宣揚內地有幾黑暗、年年在維園高呼「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的政客來說,要睡在大陸製的手術牀,由中國醫生拿著刀剖他的腹,這個畫面,太難接受了。

  按反對派思維,醫生可能在割膽之後乘機取去他的腎、甚至放個監控器在你皮膚下……然而因病情緊急,張文光顧不了這麼多,翌日便做了手術。

  手術是微創的,做了兩小時,張文光醒來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一個中國共產黨黨員的徽章,真的嚇死寶寶了。其實那是主診醫生的胸章,現在內地很多服務性行業的黨員都會佩戴。

  手術後張文光留醫六天,出院時結帳,盛惠九千大元。專業加便宜不是重點,重點是,一班共產黨員救了一個罵共產黨人的命。

  當每年六四李卓人還在重複他廿九年前的「見證」,我希望,張文光也該勇敢地站出來,向世人說說那些救他一命的共產黨員,說說他廿八年後重踏國土的「真見證」。別忘了,他身處的瓜州,不是北京上海,而是大西北河西走廊上一個小小的縣城,尚且如此,已經如此。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