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小紅書與小綠書

  因為那個戲名,我連看內容簡介都沒興趣,直至聽到看過的朋友好評好潮,直至知道它在剛揭盅的金球獎中拿下了最佳喜劇電影、最佳劇本和最佳男配角,我才「的起心肝」進戲院。

  這齣戲,叫《綠簿旅友》(Green Book),阿女說,驟耳聽以為是講戴綠帽的故事。內地中文戲名釋作《綠皮書》,台灣叫《幸福綠皮書》,即是說,電影的重點,是在這本小綠書。

  許多人喜歡嘲諷中國「小紅書」年代的文革瘋狂歲月,其實,大美國一樣有它不堪回首的醜陋日子,一本出版了足足三十年的「小綠書」就是明證。

  自一八六三年林肯總統解放黑奴以後,美國對黑人的歧視並沒有停止過,南部及邊境州份對有色人種一直實行種族隔離政策,強制公共設施如學校、巴士、餐廳、旅館……都要分開白人專用(white only)及只准黑人用(colored only),於是黑人外遊舉步維艱,隨時因誤入白人區而被毒打甚至槍殺。

  當時,在紐約郵局工作的Victor Hugo Green就想到出版一本有色人種旅遊天書《The Negro Motorist Green Book》,為當時在美國旅遊的有色人種提供安全路線,並列出種族隔離政策下,容許有色人種光顧的酒店及餐廳資料。

  這本小綠書的封面還寫上馬克.吐溫名言:「旅行是消除偏見及敵意的最好方法。」,電影《綠簿旅友》說的,就是六十年代一件真人真事:一位知名黑人鋼琴家,聘了一位白人司機兼保鏢,拿著綠皮書南下到那些最歧視黑人的州份巡迴演出。一黑一白歷時兩個月的朝夕相對,直如馬克‧吐溫所言,消除了彼此偏見,更成了一生好友。

  其實,每個民族都會有歷史的傷口,如果小紅書是中國的傷痕,那麼小綠書就是美國的恥辱。世上沒有完美的民族,我們也不必為不光彩的過去妄自菲薄,能記住傷痕教訓,勇往直前,就是最好的治瘉法。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