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由「皇氣」到「黄氣」

  一直以為,學校是個安全地,沒想到,教育界竟已淪為包庇罪犯的温牀。

  昨天傳出消息,指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前任會長、現任多間循道中小學校監及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客座教授的盧龍光牧師,被投訴去年底性騷擾循道學校的女職員,包括多次拖手、摸臉、掃背及正面熊抱等。事主曾想報警,但校方為保聲譽,決定低調處理;竟然私下成立五人小組調查,最後裁定性騷擾指控成立,即時停止盧龍光在學校的職位。事件就此私了,沒通報教育局及平機會,亦無報警。

  兩車相撞,司機協議賠款私了我就見得多,但沒想到,有同事被上司非禮,做教育界的,竟也主張把罪行私了,還隱瞞不上報,讓肇事牧師繼續在教會講道、在大學任教。這不但是姑息,還是遺禍。

  如果不是官官相衞,肯定又與黃色免死金牌有關。

  六十七歲的盧龍光,人稱「火爆牧師」,在循道教會及中大擔任要職多年,曾在中大崇基神學院做了十八年院長。

  中大崇基神學院在反國教、佔中幾役中多次高調撑犯事者,大家熟悉的釘書健更是盧牧師的高徒。

  盧龍光八十年代已活躍於社運界,是「元老級社運牧師」,政治上出道早過佔中三子的朱耀明。盧牧師在調景嶺長大,後來到台灣國立中興大學唸森林系,畢業後回港在中大唸神學,之後再到英國讀哲學碩士。

  「八七年李柱銘帶隊到英國都是我接待,五點幾走去機場陪他們見議員。」盧牧師在一次訪問中如是說。

  回港後當了牧師,熱衷政治,由六四、人權法、民主政制、居英權到碼頭工潮、反國教、佔中,他都帶領學生積極參與。

  是不是這樣的背景讓盧牧師可以「黄」袍加身,我不敢說。但此事連傳媒都低調報道,倒是心照不宣。看來殖民地的「皇氣」,今日已由「黄氣亅完全取代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