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潮流興做印象派

  愈來愈覺得,今日香港大家都是印象派。印象派是甚麼意思?不是莫奈的畫風,也不是梵高的經典,而是判斷事物,大家全靠印象。

  舉個例,見到一個小孩旅客在街上尿尿,大家就說,內地人都是隨街大小便的。又例如在地鐵碰到一個爭位坐的大媽,大家又說,內地人乘車都是爭先恐後不守秩序的。用一個畫面定格成一種形象,我叫這做印象派。

  日前威爾斯親王醫院放射治療師吳志傑在出席「減單程證」請願行動時,把近日公營醫院「逼爆」的問題歸咎新移民,他說:「十個病人有七至八個都是R字頭(新移民)的身份證號碼」。這種言論,就是典型的印象派。

  如果大家都玩印象派,我都有數字出賣。朋友是公立醫院的內科醫生,她告訴我,她的病房也是逼爆的,但病人平均年齡是八十歲,八十歲的新移民?不可能吧。病人當中,甚至不少是超過百歲的人瑞。所以,她在病房看到的醫院逼爆原因,不是新移民問題,而是人口老化。

  聽不同醫院的醫生演繹,如瞎子摸象,人言人殊,但把醫院逼爆聯想到取消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配額,甚至斷言新移民霸佔香港醫療服務,就明顯是要製造中港矛盾了。

  如果大家到過外面用膳,一定有個印象,就是侍應大都是操不流利粵語的。我沒有數據,我也是印象派,我相信,沒有這批新移民婦女頂起飲食業的半邊天,香港人連飯都沒得食。新移民只搶資源不事生產嗎?不見得。

  政府統計處最新公佈的人口調查結果顯示,內地新移民住公屋的比例,已由一三年的五成四,減至去年的四成七,當中超過四成新移民是住在私人樓宇。咦,反對派不是天天說新移民搶佔公屋資源嗎?但原來這些年新移民住公屋的比例一直下降,住私樓的比例不斷上升,反對派用印象販賣恐懼,已被數字不攻自破。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