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阿爺的警告信

  在商界打滾過的人應該明白,老細一句「呢件事你返去寫個報告畀我」,其實是一種責難。

  日前,國務院在中央人民政府網站公開發了一封給特首的信,字號「國函(2019)19號」,提到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黨」的問題,信末是這樣結束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依法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請行政長官就依法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等有關情況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報告。~~國務院」

  一封給特首的信、一個給林鄭的命令,卻貼在國家公開網站,讓香港人看見、讓全國人看見、讓世界看見,背後是甚麼解讀?

  舉個例,校監對校內某事件的處理手法有意見,於是給校長寫了封信,重申管理層態度,要校長「交個報告畀我」。不過,這封信卻張貼在學校門口,路過的街坊看見、每日上課的老師學生校工看見、湊放學的家長也看見。可見,信的內容固然重要,但發信的態度也很重要。

  林鄭說:「這種交報告其實是非常平常的」,我有點愕然,一來回歸二十一年從未試過有人被中央點名要求交報告,此舉絕對不尋常;二來給特首指令的信竟如此全球公開,看來被示眾的不止是港獨,還有對港獨問題一直「寧」容忍的特首。

  反對派說中央這次是「公函治港」,建制也避重就輕怕被人炒作成「中央干預」,我覺得,回歸已二十一年了,香港人真的要開始習慣中央的存在,開始要認清自己是一個伙計。

  一國兩制不代表無王管,既然特首每年要上京述職,即是說,香港是有老細的,這個老細,叫做一國。

  做得好,老細當然不管你,但如果你屯兵作反,影響國家安全,老細提點,是正常的、應該的。我們常說「五十年不變」,卻忘了,五十年後,我們將融為一體,這現實,香港人真的要開始接受。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