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從賞雪等到賞櫻

  櫻花開的日子你想起甚麼?日本的上野公園?台灣的陽明山莊?……我想起,在東京看守所由賞雪等到賞櫻的郭紹傑。

  早陣子,郭紹傑的日本代表律師曾作出呼籲,指這是政治檢控,希望港人予以聲援。一如所料,這新聞直如下海大石,別說迴響,連漣漪都沒泛起,最喜歡放病假的郭紹傑,又可繼續他在日本的悠長假期了。

  對比反對派對待港府及國家的兇狠,郭紹傑在日本被捕一事完全暴露出他們的雙重標準。別說拉大隊過日本聲援了,就連去駐港日本領事館門口瞓幾晚都懶,隨便燒燒安倍頭像就散去。

  楊岳橋說:「坐牢讓人生更精采!」李永達言:「未坐過監好似唔似樣!」所以在反對派當中,郭紹傑肯定是最精采的一個,因為他的案未開審、他的人未判刑,已經在監牢坐了四個多月,將來如果再被定罪判刑,郭紹傑應該可以榮膺「最似樣反對派」,輩份要在那些坐幾星期牢,甚至只做幾百小時社會服務令的領袖之上。他更可以驕傲地對黃之鋒說:你坐那幾星期牢,憑甚麼出書?看看我寫的跨國獄中手記吧!

  香港人很善忘,四個月過去了,再過多四個月,大家就會忘了誰是郭紹傑。不過,我們卻不會忘記康文署對郭紹傑的長期姑息,一個員工請一年病假去做保鏢你們可以忍,但一個員工無故曠工四個多月,請問哪條勞工法例可以容忍?

  都說,懲罰是最好的教育,愁困東京監牢的郭紹傑,沒人探望、無人理會,他肯定在獄中悔不當初了。身為金主的近身侍衞,下場也是如此,更何況,那些無名無姓被煽動犯罪而坐了牢的年輕人,你們有沒有算過,對上一次政棍來做騷探望是幾時?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