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偏聽偏信三十年

  今天是六月四日,一個每年都被反對派消費的日子。「六四」已成了反對派的圖騰,動不得、更問不得,稍有異見、稍有疑問,他們就把你抬到良心的層面去,一句「你認為殺人是對的?」「你的良心哪裏去了?」就把一切反思一切證據摒諸門外。

  在此,我先說一件真人真事,是朋友在五月二十六日支聯會遊行那天的親身經歷,讓大家看看反對派對六四的神經質去到甚麼地步。朋友那天帶了菲傭到菲律賓領事館辦簽證,完了在灣仔遇上支聯會遊行隊伍。當時長毛抬着棺材走過,香港人見怪不怪,但菲傭第一次遇上,非常驚訝,趕忙問僱主發生甚麼事?是不是死人了?

  朋友本能地給菲傭解釋:沒死人……話音未落,跟在棺材後面的社民連主席吳文遠聽到,一個箭步上前指着朋友用粗言高聲辱罵:「X你老母,你講乜X嘢?邊X個話冇死人呀?」回頭跟身後一班年輕人說:「大家認X住佢呀,佢話冇X死到人呀!」於是一大班人來勢洶洶地把朋友圍住,不斷以粗言招呼。

  如開始時說,朋友那句「沒死人」,說的並不是六四,而是回應菲傭的問題,他們竟也不分青紅皂白追擊辱罵,可見對於六四,他們只肯相信一種解釋、只得一種態度,其他,掩耳不聞,連聽到近似的音調字眼都要拔劍而起,罵你祖宗十八代。

  這是追尋真相的態度嗎?冷靜想想,三十年了,愈來愈多資料浮現,六四不是當年我們看的那麼簡單。沒錯,死人一個都嫌多,但我們近年才知道原來死者包括軍人,還是被活活燒死的,反對派卻從來不提,他們搶奪六四解釋權,就是怕事實愈揭愈多,信奉他們的人就會愈來愈少。

  死抱著三十年前的報紙說那是真相,我不認同;三十年來只偏聽偏信某一種說法,我更不認同。

  六四是場悲劇,但不一定是支聯會說的那種悲劇。至少,柴玲那句「我們就是要天安門血流成河」,三十年來從未在維園晚會出現過。我覺得,那句話,才是真正的悲劇。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