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香港人最要命的特質

  昨天的騷亂,一如所料,只有暴力,沒有其他。片段所見,街上蒙面衝擊、佔領、襲警、破壞公物的都是年輕人,大家都在反問:何以至此?

  甚麼送中不送中,問現場孩子,我想十個有九個半都答不出逃犯條例是甚麼來?至於政府衰林鄭衰大陸衰,他們到底衰甚麼呢?我相信講完明日大嶼、銅鑼灣書店、DQ議員這些名詞他們就開始語塞。剛退休的警察朋友告訴我,這幾天他有點失落,因為佔中、旺暴他都有份落場,但今次只能看到同袍打仗,心裏很不是味兒。我忽然想,暴亂場這班年輕人其實也有類似心態,老師去、同學去、死黨去、鄰居去……我不去,對不起自己、對不起同路人,彷彿不是他們一份子。

  女兒剛剛考完試,有同學仔這幾天離港去旅行,在IG上載旅遊照,竟被留港同學全方位圍攻譴責:香港搞成咁,你這港豬仲玩得咁開心?對唔對得住這片養育你的土地呀……

  香港人最要命的特質,就是有種一窩蜂心態,小時候一窩蜂讀興趣班、大一點一窩蜂爭入名校、出外吃飯一窩蜂揀那些排長龍的店……連思想行為都一窩蜂,因為你稍一特立獨行,就會被孤立、被排斥、被視為怪胎。

  但今次不是一窩蜂去排「喜茶」,而是一窩蜂去犯法,不恐懼嗎?看了這幾天外媒對星期日遊行後暴亂學生的訪問,窺到一點點心態……

  六月十日凌晨,大批暴徒襲警佔路後,被警方包圍在告士打道舊灣仔警署門口,逐一搜查了三百五十八人,當中八成是年僅十六至廿五歲的年輕人。有個十八歲的大一女學生對記者說:「我們是在賭,賭人數夠多,自己被捕的機會就很小。」又有個男孩慷慨激昂說:「就算香港死掉,我也要和她同歸於盡。」說的都是那些網上一窩蜂廣傳的動人金句。外媒記者最後問他們,你希望自己有個怎樣的未來?沒有一窩蜂的標準答案,他們說出了事實:「我希望能在一個有民主自由的地方簡簡單單地生活,能夠給點家用家人,有時間去去工作假期,這樣就很幸福了。」

  吓?這不就是你們現在的生活嗎?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