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無警時份

  昨天伊利沙伯醫院和仁濟醫院的駐院警崗關門了,這意味着,逃犯、暴徒及任何犯罪人士可以放心在這些醫院療傷,沒有人會走進急症室查你身份。

  因逃犯條例引發的政治事件,令執法警員成了社會出氣袋。這些日子,警員在醫院經常被偏激醫護不禮貌對待。

  有伊利沙伯醫院醫生巡房時看到駐院警員,竟大聲吆喝:「做乜成條街都係狗?」又有警察在急症室處理毆打受傷案件時,問分流站護士受害人在哪裏?竟得來「自己用個鼻索吓」的回應。

  有警察押解受傷疑犯到醫院洗傷口,護士竟帶同犯人到醫療室把門鎖上,警察有責任看守疑犯,於是敲門欲進,該護士喝罵:「你咪入嚟呀黑警!」真想問,如果那疑犯把護士挾持了,那護士會不會叫她那口中的「黑警」營救?

  日前,八十二名醫護及法律界選委齊聲譴責警方,指他們在醫院搜證及拘捕是不合情不合法的。既然如此敵視,既然動輒得咎,執法者惟有用最消極的方法回應,就是離開,反正你們不用我保護,我又何必自取其辱?

  今天我們一遇事就打999,管它是夫妻打架、走失愛犬、大樹倒塌、貨車死火……香港警察的無處不在,讓大家身在福中太久,忘了感恩。

  於是,有警察群組提議:以後這樣吧,水浸找渠務處、塌樹找樹木組、發現死人找醫務衞生署、家暴找社署、阻路找路政署、阻街找食環署、噪音找環保署、學校糾紛找教育局、屋邨有事找房署、私人屋苑就找物業管理處、鄉村糾紛找鄉議局、唔見嘢自己搵、遊行集會自行控制秩序,況且已有先例證明有效……

  不動武的反擊才最強反撲,如果大家仍在指責警方濫用暴力,終有一天,社會將進入無警時份,到時後悔已太遲。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