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寧死不屈與跪地求饒

  七一回歸的升旗禮上,我驚訝地看到特首林鄭穿上黑衣黑裙。也許這陣子她心情壞透,也許她連挑衣服的興頭都沒有了,但堂堂特首在慶回歸的大喜日子穿上黑衣,是單純地沒有政治敏感度?還是潛意識想取悅黑衣暴徒?抑或她真的覺得香港已死?

  看昨天又有人衝擊立法會了,前一哥曾偉雄說過:「別讓道歉成為風土病」,看來,比道歉瘟疫來得嚴重,衝擊已成了香港的風土病。天天不同地方,日日有新招數,由一般堵路霸街到衝擊政總、包圍警總、癱瘓稅局,昨天已發展到暴力撞爆立法會玻璃門,明天後天的下一波又會是哪裏遭殃?

  有人說,為了顧全大局,大家都要忍,我不認同。忍耐是有底線的,你在我門前擋路紮營我可以忍,但你把我家大門撞爛、入屋打砸搶燒、再把進出的家人淋漒水追打,就士可忍孰不可忍。

  家毀了、人瘋了,留下的不會是甚麼大局,而是無可挽救的殘局。

  今日香港警察總部坐落的那條街叫軍器廠街,顧名思義,那是殖民地年代一個兵工廠。當年這裏是軍事重地,是駐港英軍的軍營及軍火庫,築有炮台保衛。

  及後炮台拆卸,軍火庫也搬遷了,剩下軍器廠街這名字及警察總部的大樓,讓這裏成為香港一個最重要的武裝部隊中心。

  然而,這個城市最重要的心臟近日卻被攻擊得體無完膚,有位警察朋友形容得好:如果我們連拿回小小一條軍器廠街的勇氣都沒有,還說甚麼保護市民生命財產安全?

  老子說:「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今日政府有權不用,有法不執,不就是將國之利器,送予暴民嗎?



  這天,林鄭在慶回歸升旗禮的演講繼續是一篇道歉演辭,執法者對付暴民時繼續是捱打忍讓,整個政府在回歸廿二年後完全失去管治意志。

  恕我一介草民愚鈍看不透這局中到底藏了甚麼局?但如果,寧死不屈與跪地求饒的結果都是一樣,我會選擇,寧死不屈。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