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暴民.順民

  你道歉了,他們說,你沒鞠躬。

  你鞠躬了,他們說,你沒跪下。

  你跪下了,他們說,你跪的不是玻璃。

  你說條例壽終正寢,他們說,你沒說「撤回」二字。

  你說我會檢討我會聆聽我會改,他們說,我要特赦我要搜捕警察我要解散立法會我要真普選。

  四個字:貪得無厭。再四個字:誓不罷休。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特首由跪低那一刻開始,就注定要走進棋盤上這死局。親子專家從來都不主張父母向賴地的孩子屈服,如果子女為了想要的東西在大庭廣眾捵地嚎哭,專家都是教父母由他哭個飽,或者直接把他帶回家終止本來節目作懲罰。沒有人會教爸媽向鬧事的孩子跪地求饒,沒有人會教父母對發飆的子女千依百順,因為這是很壞的教育,這種縱容只會養出更惡的惡魔。 

  所以,你不撤他們遊行,你暫緩他們一樣遊行。

  遊行完他們圍你,圍你沒反應他們攻你。

  攻你你撤退,他們破壞;破壞完發現太難看他們罵你,罵你奸狡擺空城計陷害我。

  總之甚麼錯都是你的錯。

  沒人問為甚麼警察不阻止你就要破壞?紅綠燈前沒警察你都會停車,為甚麼立法會內沒警察你們就失掉常性搶劫打砸?人與野獸的最大分別就是自制能力,如果你們連基本人類自控本能都失去,憑甚麼把香港的未來交給你?

  如果惡可以解決問題,我們從此不需要法律不需要秩序;如果惡人才會得到重視,從此沒有人願意守法願意乖乖做順民。

  那天特首的「壽終正寢」是全面投降,向民粹向暴民傾斜的結果,就是會連順民的耐性都磨滅掉。大家留意林鄭的話中有這麼一句:「有數以百萬計人士遊行表達意見」,那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病徵,她已經開始相信反對派的謊言,而無視警方和學者有根有據的數據了。

  跪低,不會贏回他們,卻會失去所有。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