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一場瘟疫

  香港正經歷一場疫症,這疫症源於一種西方傳來的病毒,病毒無色、無味、無臭,透過空氣迅速傳播,中招者病毒直接入腦,影響視力、聽力、智力、判斷力、思考力。

  雖然病毒難防,但中招者卻很容易辨識,患者一般會戴口罩,病情嚴重者會戴眼罩、頭盔、手襪及把手臂包上保鮮紙。他們怕光、怕照相,一見手機,一被攝錄,無論男男女女,都會狂性大發。他們怕曬怕雨,故一年到晚一日到黑都打着傘,否則就戴上cap帽或穿着包頭風褸,整天夢遊般四處遊走叫囂,粗口爛舌,不願歸家。

  患者思緒經常斷線,情緒起伏不定,一時恨到打爛一切,破壞力比野獸還要強;一時愛到糾纏不清,一見牆就貼彩紙說愛每一個社區愛每一寸土地。

  染上疫症的人有點像人狼,日間正正常常好和平,一入夜就獰猙着眼、生出獠牙四出噬人,獵物主要是警察,已有警員在制服病發狂徒時被咬斷手指。

  這疫症比二○○三年的沙士來得急來得嚴重來得慘烈,病毒主要攻擊沒有抗體的年輕人,醫學上至今仍未找到治療的特效藥,因為今次有不少醫護人員中招,令他們自身難保,更難對症下藥。

  基於病毒源於西方英美大國,或許我們嘗試從那裏找尋解藥。

  前日聽到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說了一番話,不算靈藥,卻是解脫,容我在此引述一下:「如果你憎恨自己的國家,如果你在這裏不快樂,如果你經常投訴,好簡單,你可以離開,你可以立即離開,我深信這裏很多人都不會懷念你們,你們都應該愛自己的國家。」

  今日,香港已成了疫埠,大家都在尋找解咒良方,但最壞打算是,如果真的醫不好、真的燒壞了腦,就要放棄,如病毒源頭國的最高領導人特朗普所言:請你離開!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