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請別再稱「示威者」

  有幾個字,非常礙耳,不是粗口,不是污言,但這陣子大家一聽都火起萬丈,就是「示威者」三個字。

  明明是暴徒,甚至是恐怖份子,政府、傳媒、政客,卻一直以「示威者」稱呼,頂多加句「少數使用暴力的示威人士」,有些竟然說他們是「市民」、「街坊」,其實大家幾時見過朦面包頭、拿着棍棒四處打人破壞的「街坊」?

  官媒香港電台更離譜,自己把天天發生的暴亂定性為「警民衝突」,每次報道,都是以「警民衝突」作形容。

  回想二○一六年的旺角暴亂,一夜磚頭橫飛,政府已立即把事件定性為暴動。為甚麼一個名詞那麼重要?因為只要那是暴亂現場,你站在那裏就是犯罪,即使你只是個圍觀者,你的身份都是暴徒,警察就有權執法拘捕。

  沒這個定性,警察只能畏首畏尾,不能放手執法。不耐煩的市民不明白為甚麼警察不來個一網打盡大搜捕?就是因為沒這定性,不是騷亂場合,每個被捕者都要有清晰犯罪證據才能被起訴;但如果政府一早把事件定性暴動,現場所有黑衣人都拉得,因為他們都犯了暴動罪。

  所以,說到底,是政府的窩囊,把警方害至今日境地,把香港變成民不聊生。

  香港今日境況,放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屬於暴動;黑衣人的犯罪行為,任何一個負責任的元首,都會定義為暴徒。示威者?他們已經夠威了,這條街是你的,那條街是他的,他們讓你過就過,不讓過你就要兜路走,不必問點解?講多兩句掌嘴,望多兩眼捱打,舉機拍照更死無全屍,他們已經威過黑社會,他們創立了新社會秩序,留一個言說明天去哪裏,哪裏就變死城。

  一星期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草坪答記者接受美媒訪問時說:「Hong Kong riots are a matter for China」(香港的暴動是它和中國內地之間的事),幕後金主都開口定性了,黑衣人你們還扮甚麼示威者?政府當權者你們到底在怕甚麼?

屈穎妍

hd